2014年3月10日 星期一

文字工作

文字工作之初並不愉悅順心。面對原創文件,主管劈頭就是一句:「你很會模仿!」把我凍在辦公桌前方,久久回不出半句話。身為EQ極差、脾氣很大、得罪整間辦公室下屬的上級,主管過了很久才發現自己失言:「啊,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在讚美你的文筆!在寫作這行,很多大師都是從很會模仿名家開始的──」

那種與社會現實脫節,與藝術創作常識常情常理完全背反的說詞,我生平首度聽說。家族中本來就有幾位藝術工作者,從小耳濡目染就是強調藝術的原創性之可貴、創意與發明之重要、抄襲剽竊之低俗不入流、模仿只供學習階段的練習或考試之用,台灣竟然還有坐在文字工作主管寶座上鼓吹「模仿學」的人?

文字工作教會我的第一課就是忍。完全沒有藝術創作背景或文字工作基礎的空降主管邊讀你的原創文章邊「誇獎」你很會「模仿」。出言如此草率粗魯,難怪會得罪全辦公室下屬!外行領導內行,不懂創作理念的主管隻手掌握行政大權,號令操控底下整群有真才實料與專業能力、第一線從事創作工作的藝術家,當然雞飛狗跳事情多。

文創這塊潛力無限大的事業版圖在台灣不僅過度晚熟,而且極度不成熟。不僅不成熟,還停留在將文創商品當成工廠機器加工罐頭的前置粗糙階段,迄今如此。各行各業底下耗長工時忍受低薪的是第一線文創人員,上頭坐擁高薪的是拉人脈的客服或業務,算帳的會計或總務,調度資源的經理主管。商業領導文化,給商業人才的報酬遠遠超過給文創人才的報酬,呈現價值顛倒、結構扭曲、勞動價值分配嚴重不合理的現象。

文創職場就是藝術與行政兩大權力泉源的戰場。夾處在文化價值與商業價值之間,雙方想化職場為道場或化權力角鬥為團結向心力實在相當困難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