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暴力式傳教:宗教世俗化(九)

西方國家很早就發現回教版圖上世紀不尋常的急速外擴現象。尤其在東歐、中亞、小亞細亞一帶,許多原本信仰佛教或民間其他多神俗民信仰的古國或小國「突然」大量改宗成為回教徒。為宗教版圖的短期不正常改版,也為相關恐怖主義事件與恐怖組織非法行為的全球性激增,西方國家進行不少專業研究與報導。

許多年前看過部分相關報導後,我開始對於坊間不明究底的「全球宗教都一樣」或「全球宗教教主都一樣」或「全球信仰體系修行宗旨都一樣」的泛宗教主義式和事佬說詞非常保留、不輕易附和──世界上的確有激進教徒使用暴力偏激手段傳教(暴力包括肢體加害、預謀、威脅或實施屠殺等犯罪方式)。我也支持全球跨宗教和平交流,但是,對等交流分享與惡質強迫推銷是兩回事;尊重不同信仰與非理性強逼他人改宗換教完全不一樣。和平的宗教與暴力的宗教完全不一樣,信仰層次天差地別,不可混淆。

「一手高舉利劍,一手亮出可蘭經」以逼異教徒就範改宗的古老做法或許在民主社會平安度日的台灣人聽起來覺得像落後遙遠的古代歷史神話,但是,對地球上某些偏遠落後地區而言是活生生的生活現實。那些地區生活條件太差,生活安全太沒保障,性別歧視非常嚴重,連新聞記者進駐採訪都普遍有生命危險,改宗內幕很難為外界所知。歐美少數不怕死的記者冒死去當地採訪才打聽出一點點暴力傳教(以身理或心理逼迫強迫他人改宗的行為)的黑暗真相。

我萬萬沒料到上古的暴力式傳教也能如法炮製被少數不良回教網路駭客移用在虛擬網路上──網駭就像一把虛擬殺人劍,強逼異教徒就範,強迫吸收特定宗教資訊,不想看也被逼不得不看。不像少數在家基督徒以和平交友、讚美聖經、歌頌上帝的溫和方式從事宗教交流,使用阿拉伯語文的回教徒駭客使用網路暴力直接駭進我的網站,惡意且任性地狂加上百個以阿拉伯文為主、貼文與照片高度類似或不斷重覆的阿拉伯文粉絲團。我認為這類少數偏激回教份子的不當行為不但加害信仰其他宗教的異教徒,甚至對同樣信仰回教的多數善良回教徒也會構成傷害、威脅、或扭曲回教的國際形象。

那些數以百計以上的阿拉伯文粉絲團有以下特色:

一、強調可蘭經特寫照片。

二、以阿拉伯文為主,少數英文標題則為「愛阿拉」或「愛真主」。

三、不斷張貼該地特定新聞照片,強調某一兩個蓄鬍男子的特寫照片。

四、最奇特的現象是幾乎每個粉絲團都有一張某個成年男子雙手懷抱某個小女孩的照片,並且特別以電腦加工照片處理手法用粗紅線將那個小女孩的頭部以紅框起來。駭客惡意拉入的每個粉絲團幾乎都有這張蓄意加工強調小女孩的照片。

台灣畢竟身在聯合國外,半世紀以上對國際事務冷感與冷淡。平常連國際新聞都少到可憐,鎮日靠女性暴露照片與貓狗美食吃喝玩樂新聞充版面,別說對回教國家或阿拉伯世界的頭條新聞經年累月不聞不問,那裏到底出了什麼狀況嚴重到需要發動駭客駭進遠在太平洋西岸的小小台灣的佛教徒網站裏邊傳教邊大量散布特定新聞相片?我不知道。在台灣本來就數十年讀不到幾則與阿拉伯世界或回教國家有關的新聞報導。

(備註:該駭客沒什麼國際市場眼光。要駭也應該去駭積極在國際社會活動又有巨大國際影響力的對岸大陸,駭長期自閉式與國際社會脫節又與聯合國互動極少的台灣實在效果不大。與聯合國脫節太久,台灣人對國際事務習慣不參與、不關心、不過問、不知道)

數千年前,當古人愚痴地鎮日相戰相殺時,政界曾經大量利用宗教勢力來動員民間資源、號召軍隊、發動政變及戰爭。古代詮釋出的神格有高度戰神、殺神、死神的暴力破壞特質當然也是出於宗教界普遍被以大屠殺當權鬥手段的王室利用的惡果。神乃超然的存在,沒必要為人間殺淫諸欲而鬥爭。假藉宗教教條而實施暴力行為百分之百是有殺心與淫心的凡人的三毒造作──人類自己本身有權力欲、暴力欲、征服欲、資源爭奪欲又不肯直下承擔,最後全推托到神明或聖典上拿宗教信仰當造惡藉口。

若說本世紀宗教界還能有什麼空前大進步,不如試著終結宗教界千古被政界利用所傳下來的暴力傳教或強迫改宗之類的惡質宗教文化傳統。若宗教界墮落到教出網路駭客信徒軍團專靠駭網手段對全球強迫推銷傳教的話,代表信仰那種專門培養駭客軍團的問題宗教還遠遠不如一生當個守法有德的正派無神論者──若愈信教愈缺德,愈信教愈暴力,信教還不如不信教。

暴力是非常世俗的表現,欠缺神性。暴力傳教行為不但不神聖,甚至相當媚俗與庸俗。暴力傳教反證該宗教沒有傳教價值--愈傳反而對人類社會愈有害,沒有存在必要。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