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30日 星期二

痛痛飛走了!

那時,身為幼稚園學童的我發著燒坐在長木板凳上排隊等生意興旺的兒科診所的紅牌醫師看診。小孩流感正流行,地方上家家戶戶的兒童、青少年、家長將診所擠成了菜市場,大人站著,有限的座位全留給老人與病童。

小朋友一個個被送進注射區,脫褲,光屁,按標準作業流程打下一大一小兩支痛痛針。印象裏總是一支消炎一支退燒;鄉下人最怕高燒燒壞小孩智商,不打退燒針只開退燒藥的話家長會萬分緊張。

小朋友尖叫,抗拒,被制伏,被按住,被家長柔聲安撫或厲聲喝令,被護士小姐好言輕哄,哭叫聲不絕於耳。等到一個小男孩大聲狂哭的心碎痛吼傳遍整間熱鬧滾滾的診所時,我終於哭了出來。我開始哭,眼淚大滴大滴地成串滑落。

「哪裏不舒服?」

「是不是又高燒了?」

「有沒有哪裏痛?」

整群婆婆媽媽大姑姑小姑姑圍上來,我哭得小草亂抖又髮絲狂搖,再抽泣上幾大口才斷斷續續回話:「他……他……那個打針的小朋友……好痛!」講完我哭得更大聲了,因為小男孩打完針後整個人埋在他的母親懷裏痛哭狂嚎,他也開始大聲尖叫訴苦:「好痛!屁股好痛……」

我的家人當下全笑歪了。

「你們看,他替別人哭!」

「別人痛又不是你痛!」

「哎,害我們嚇一跳,以為你怎麼了……」

這件事傳為家族笑談,說家裏養了個會替別人打針很痛而大哭的傻孩子。很久以後,我長大了,才慢慢知道替別人痛苦掉淚的人不多,會因為別人很痛而大哭失聲的人很稀少。這種人格特質在我的家人眼裏看來是可愛到逼近傻瓜。

(那年幾歲?三歲?四歲?五歲?不確定。生日也換來換去好幾次,迄今都搞不懂為何童年的生日紀念日會有三個不同版本?)

怎麼會突然憶起這麼遙遠的童年往事呢?是因為八仙樂園的塵爆不幸事件。受難者這麼痛苦,一想到就淚腺發達。習氣發作,這才想起替別人受苦而哭泣是老毛病。幸好出家夠久了,久到可以阻擋淚水狂流下來……

痛痛飛走了。

痛痛飛走了。

痛痛飛走了喲……

捐給大家滿滿的功德回向:冥陽兩利,浴火重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