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4日 星期四

寒山詩(181~210)

一百八十一、

本志慕道倫,道倫常獲親。
時逢社源客,每接話禪賓。
談玄月明夜,探理日臨晨。
萬機俱泯跡,方識本來人。

一百八十二、

世事何悠悠,貪生未肯休。
研盡大地石,何時得歇頭。
四時凋變易,八節急如流。
為報火宅主,露地騎白牛。

一百八十三、

自從出家後,漸得養生趣。
伸縮四肢全,勤聽六根具。
褐衣隨春秋,糲飯供朝暮。
今日懇懇修,願與佛相遇。

一百八十四、

可嘆浮生人,悠悠何日了。
朝朝無閒時,年年不覺老。
總為求衣食,令心生煩惱。
擾擾百千年,去來三惡道。

一百八十五、

二儀既開闢,人乃居其中。
迷汝即吐霧,醒汝即吹風。
惜汝即富貴,奪汝即貧窮。
碌碌群漢子,萬事由天公。

一百八十六、

傳語諸公子,聽說石齊奴。
僮僕八百人,水碓三十區。
舍下養魚鳥,樓上吹笙竽。
伸頭臨白刃,癡心為綠珠。

一百八十七、

出身既擾擾,世事非一狀。
未能捨流俗,所以相追訪。
昨弔徐五死,今送劉三葬。
日日不得閒,為此心悽愴!

一百八十八、

世有一般人,不惡又不善。
不識主人翁,隨客處處轉。
因循過時光,渾是癡肉臠。
雖有一靈臺,如同客作漢。

一百八十九、

是我有錢日,恒為汝貸將。
汝今既飽煖,見我不分張。
須憶汝欲得,似我今承望。
有無更代事,勸汝熟思量!

一百九十、

人以身為本,本以心為柄。
本在心莫邪,心邪喪本命。
未能免此殃,何言嬾照鏡?
不念金剛經,卻令菩薩病!

一百九十一、

五嶽俱成粉,須彌一寸山。
大海一滴水,吸入其心田。
生長菩提子,遍盍天中天,
語汝慕道者,慎莫繞十纏。

一百九十二、

無衣自訪覓,莫共狐謀裘。
無食自採取,莫共羊謀羞。
借皮兼借肉,懷歎復懷愁。
皆緣義所失,衣食常不周。

一百九十三、

我見黃河水,凡經幾度清。
水流如急箭,人世若浮萍。
癡屬根本業,無明煩惱坑。
輪迴幾許劫,只為造迷盲!

一百九十四、

常聞釋迦佛,先受然燈記。
然燈與釋迦,只論前後智。
前後體非殊,異中無有異。
一佛一切佛,心是如來地。

一百九十五、

客歎寒山子,君詩無道理。
吾觀乎古人,貧賤不為恥。
應之笑此言,談何疏闊矣。
願君似今日,錢是急事爾。

一百九十六、

一人好頭肚,六藝盡皆通。
南見趁向北,西見趁向東。
長漂如泛萍,不息似飛蓬。
問是何等色,姓貧名曰空。

一百九十七、

富兒多鞅掌,觸事難秖承。
倉米已赫赤,不貸人斗升。
轉懷鉤距意,買絹先揀綾。
若至臨終日,弔客有蒼蠅。

一百九十八、

柳郎八十二,藍嫂一十八。
夫妻共百年,相憐情狡猾。
弄璋字烏䖘,擲瓦名婠妠。
屢見枯楊荑,常遭青女殺。

一百九十九、

可笑五陰窟,四蛇同苦居。
黑暗無明燭,三毒遞相驅。
伴儅六箇賊,劫掠法財珠。
斬卻魔軍輩,安泰湛如酥。

二百、

世有一等流,悠悠似木頭。
出語無知解,云我百不憂。
問道道不會,問佛佛不求。
仔細推尋著,茫然一場愁。

二百零一、

箇是誰家子,為人大被憎。
癡心常憤憤,肉眼醉瞢瞢。
見佛不禮佛,逢僧不施僧。
唯知打大臠,除此百無能。

二百零二、

鹿生深林中,飲水而食草。
伸腳樹下眠,可憐無煩惱。
繫之在華堂,餚膳極肥好。
終日不肯嘗,形容轉枯槁。

二百零三、

自古諸哲人,不見有長存。
生而還復死,盡變作灰塵。
積骨如毗富,別淚成海津。
唯有空名在,豈免生死輪?

二百零四、

我見世間人,生而還復死。
昨朝猶二八,壯氣胸襟士。
如今七十過,力困形憔悴。
恰似春日花,朝開夜落爾。

二百零五、

自古多少聖,叮嚀教自信。
人根性不等,高下有利鈍。
真佛不肯認,置力枉受困。
不知清淨心,便是法王印。

二百零六、

可畏三界輪,念念未曾息。
纔始似出頭,又卻遭沉溺。
假使非非想,盍緣多福力?
爭似識真源,一得即永得。

二百零七、

可畏輪回苦,往復似翻塵。
蟻巡環未息,六道亂紛紛。
改頭換面孔,不離舊時人。
速了黑暗獄,無令心性昏!

二百零八、

襤縷關前業,莫訶今日身。
若言由冢宅,箇是極癡人。
到頭君作鬼,豈令男女貧?
皎然易解事,作麼無精神?

二百零九、

余鄉有一宅,其宅無正主。
地生一寸草,水垂一滴露。
火燒六箇賊,風吹黑雲雨。
仔細尋本人,布裏真珠爾。

二百一十、

寒山出此語,此語無人信。
蜜甜足人嘗,黃蘗苦難吞。
順情生喜悅,逆意多嗔恨。
但看木傀儡,弄了一場困。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