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4日 星期四

寒山詩(211~240)

二百一十一、

有箇王秀才,笑我詩多失。
云不識蜂腰,仍不會鶴膝。
平側不解壓,凡言取次出。
我笑你作詩,如盲徒詠日。

二百一十二、

三五癡後生,作事不真實。
未讀十卷書,強把雌黃筆。
將他儒行篇,喚作盜賊律。
脫體似蟬蟲,咬破他書帙。

二百一十三、

眾生不可說,何意許顛邪?
面上兩惡鳥,心中三毒蛇。
是渠作障礙,使你事煩拏。
高舉手彈指,南無佛陀邪。

二百一十四、

養子不經師,不及都亭鼠。
何曾見好人?豈聞長者語?
為染在薰蕕,應須擇朋侶。
五月販鮮魚,莫教人笑汝!

二百一十五、

時人見寒山,各謂是風顛。
貌不起人目,身唯布裘纏。
我語他不會,他語我不言。
為報往來者,可來向寒山。

二百一十六、

勸你休去來,莫惱他閻老。
失腳入三途,粉骨遭千擣。
長為地獄人,永隔今生道。
勉你信余言,識取衣中寶!

二百一十七、

世間一等流,誠堪與人笑。
出家弊己身,誑俗將為道。
雖著離塵衣,衣中多養蚤。
不如歸去來,識取心王好。

二百一十八、

我住在村鄉,無爺亦無孃。
無名無姓第,人喚作張王。
並無人教我,貧賤也尋常。
自憐心的實,堅固等金剛。

二百一十九、

為人常喫用,愛意須慳惜。
老去不自由,漸被他催斥。
送向荒山頭,一生願虛擿。
亡羊罷補牢,失意終無極。

二百二十、

寄語食肉漢,食時無逗遛。
今生過去種,未來今日修。
只取今日美,不畏來生憂。
老鼠入飯瓮,雖飽難出頭!

二百二十一、

我在村中住,眾推無比方。
昨日到城下,仍被狗形相。
或嫌褲太窄,或說衫少長。
撐卻鷂子眼,雀兒舞堂堂。

二百二十二、

如許多寶貝,海中乘壞舸。
前頭失卻桅,後面又無舵。
宛轉任風吹,高低隨浪簸。
如何得到岸,努力莫端坐!

二百二十三、

男兒大丈夫,作事莫莽鹵。
勁挺鐵石心,直取菩提路。
邪路不用行,行之枉辛苦。
不要求佛果,識取心王主。

二百二十四、

嗊嗊買魚肉,擔歸餧妻子。
何須殺他命,將來活汝已?
此非天堂緣,純是地獄滓。
徐六語破堆,始知沒道理。

二百二十五、

六極常嬰困,九維徒自論。
有才遺草澤,無藝閉蓬門。
日上巖猶暗,煙消谷尚昏。
其中長者子,箇箇總無褌。

二百二十六、

城北仲翁翁,渠家多酒肉。
仲翁婦死時,弔客滿堂屋。
仲翁自身亡,能無一人哭?
喫他桮臠者,何太冷心腹?

二百二十七、

人生一百年,佛說十二部。
慈悲如野鹿,瞋怒似家狗。
家狗趕不去,野鹿常好走。
欲伏獼猴心,須聽獅子吼!

二百二十八、

養女畏太多,已生須訓誘。
捺頭遣小心,鞭背令緘口。
未解乘機杼,那堪事箕帚?
張婆語驢駒,汝大不知母。

二百二十九、

我見百十狗,箇箇毛鬇鬡。
臥者樂自臥,行者樂自行。
投之一塊骨,相與啀喍爭。
良由為骨少,狗多分不平。

二百三十、

豬喫死人肉,人喫死豬腸。
豬不嫌人臭,人返道豬香。
豬死拋水內,人死掘地藏。
彼此莫相喫,蓮花生沸湯!

二百三十一、

世有一等愚,茫茫恰似驢。
還解人言語,貪婬狀若豬。
險歌難可測,實語卻成虛。
誰能共伊語?令教莫此居!

二百三十二、

蹭蹬諸貧士,饑寒成至極。
閒居好作詩,札札用心力。
賤人言孰采,勸君休歎息。
題安餬餅上,乞狗也不喫!

二百三十三、

貧驢欠一尺,富狗剩三寸。
若分富不平,中半貧與困。
始取驢飽足,卻令狗饑頓。
為汝熟思量,令我也愁悶。

二百三十四、

赫赫誰壚肆?其酒甚濃厚。
可憐高幡幟,極目平升斗。
何意訝不售?其家多猛狗。
童子若來沽,狗咬便是走!

二百三十五、

我見一癡漢,仍居三兩婦。
養得八九兒,總是隨宜手。
丁戶是新差,資財非舊有。
黃蘗作驢鞦,始知苦在後。

二百三十六、

買肉血聒聒,買魚跳鱍鱍。
君身招罪累,妻子成快活。
捷死渠家去,他人誰敢遏?
一朝如破床,兩箇當頭脫!

二百三十七、

憐底眾生病,餐嘗略不厭。
蒸豚搵蒜醬,炙鴨點椒鹽。
去骨鮮魚鱠,兼皮熟肉臉。
不知他命苦,只取自家甜。

二百三十八、

我見謾人漢,如籃盛水走;
一氣將歸家,籃裏何曾有?
我見被人謾,一似園中韭;
日日被人傷,天生還自有!

二百三十九、

寄語諸仁者,復以何為懷?
達道見自性,自性即如來。
天真元具足,修證轉差回。
棄本卻逐末,只守一場獃!

二百四十、

人生在塵蒙,恰如盆中蟲。
終日行遶遶,不離其盆中。
神仙不可比,煩惱計無窮。
歲月如流水,須臾作老翁。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