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5日 星期五

寒山詩(241~260)

二百四十一、

下愚讀我詩,不解卻嗤誚。
中庸讀我詩,思量云甚要。
上賢讀我詩,把著滿面笑。
楊修見幼婦,一覽便知玅!

二百四十二、

五言五百篇,七字七十九。
三字二十一,都來六百首。
一例書巖石,自誇云好手。
若能會我詩,真是如來母!

二百四十三、

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潔。
無物堪比倫,教我如何說?

二百四十四、

碧澗泉水清,寒山月華白。
默知神自明,觀空境逾寂。

二百四十五、

瞋是心中火,能燒功德林。
欲行菩薩道,忍辱護真心。

二百四十六、

閒自訪高僧,煙山萬萬層。
師親指歸路,月挂一輪燈!

二百四十七、

閒遊華頂上,天朗月光輝。
四顧晴空裏,白雲同鶴飛。

二百四十八、

身著空花衣,足躡龜毛履。
手把兔角弓,擬射無明鬼。

二百四十九、

多少天台人,不識寒山子。
莫知真意度,喚作閒言語。

二百五十、

粵自居寒山,曾經幾萬載。
任運遯林泉,棲遲觀自在。
巖中人不到,白雲常靉靉。
細草作臥褥,青天為被盍。
快活枕石頭,天地任變改。

二百五十一、

自羨山閒樂,逍遙無倚托。
逐日養殘軀,閒思無所作。
時披古佛書,往往登石閣。
下窺千尺崖,上有雲盤礡。
寒月泠颼颼,身似孤飛鶴。

二百五十二、

昔日極貧苦,夜夜數他寶。
今日審思量,自家須營造。
掘得一寶藏,純是水晶珠。
大有碧眼胡,密擬買將去。
余即報渠言,此珠無價數。

二百五十三、

一生慵嬾作,憎重只便輕。
他家學事業,余持一卷經。
無心裝褾軸,來去省人擎。
應病則說藥,方便度眾生。
但自心無事,何處不惺惺!

二百五十四、

有人笑我詩,我詩合典雅。
不煩鄭氏箋,豈用毛公解?
不恨會人稀,只為知音寡。
若遣趁宮商,余病莫能罷。
忽遇明眼人,即自流天下!

二百五十五、

我見人轉經,依他言語會。
口轉心不轉,心口相違背。
心真無委曲,不作諸纏盍。
但且自省躬,莫覓他替代。
可中作得主,是知無內外。

二百五十六、

余勸諸稚子,急離火宅中。
三車在門外,載你免飄蓬。
露地四衢坐,當天萬事空。
十方無上下,來往任西東。
若得箇中意,縱橫處處通。

二百五十七、

我見出家人,不習出家學。
欲知真出家,心淨無繩索。
澄澄絕玄玅,如如無倚託。
三界任縱橫,四生不可泊。
無為無事人,逍遙實快樂。

二百五十八、

寒山出此語,復似顛狂漢。
有事對面說,所以足人怨。
心直出語直,直心無背面。
臨死渡奈河,誰是嘍囉漢?
冥冥泉臺路,被業相拘絆!

二百五十九、

憶得二十年,徐步國清歸。
國清寺中人,盡道寒山癡。
癡人何用疑?疑不解尋思。
我尚自不識,是伊爭得知?
低頭不用問,問得復何為?
有人來罵我,分明了了知;
雖然不應對,卻是得便宜!

二百六十、

語你出家輩,何名為出家?
奢華求養活,繼綴族姓家。
美舌甜唇觜,諂曲心鉤加。
終日禮道場,持經置功課。
爐燒神佛香,打鐘高聲和。
六時養客舂,夜夜不得臥。
只為愛錢財,心中不脫灑。
見他高道人,卻嫌誹謗罵。
驢屎比麝香,苦哉佛陀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