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9日 星期二

搖搖冰年代

孩子,你出生就身陷食安風暴。

孩子,我當孩子時的台灣不是這樣;至少在我家族的食品事業不是這樣。

祖母是廚師,是果汁、木瓜牛奶、搖搖冰、手工愛玉、辦桌請客大師。她不論經營什麼或販售什麼,無論是在幼稚園掌大廚或在自宅騎樓擺冰品攤,我總是擔任天然品嘗師,小嘴巴動著吸著吞著感受著,站著是就一張活生生的人牌食品安全保證書。長子夭亡,次子出海,唯一的孫兒是她唯一能向列祖列宗交待的香火正脈,大家都曉得。她無論賣什麼煮什麼都任我隨意吃,大家看在眼裏心知肚明,完全不必廢言解釋。唯一的香火命根都天天餵養的食品哪有什麼安全疑慮?

我傻傻坐在小凳上唱歌吃點心,幼稚園家長放心。

我全程參與挖愛玉子、洗水果作業流程當成玩遊戲,來來往往的顧客放心。

祖母的食品事業安全到天天分享全家老幼同享共食,不像現代黑心企業主只敢把產品配銷給窮國、貧戶、經濟不佳的社會底層或普羅大眾,自己家族成員知道製程內幕通通不敢吃。只消幾十年,祖母當年將一切顧客的食安層級視同自家親人、唯一香火般呵護保障的平等心去哪兒了?

把全天下消費者當自家人關懷照顧的心情去哪兒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