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0日 星期六

慎口

出家前我曾住過道場。不是單純借住,而是接義工工作,邊工作發心幫忙大大小小雜事、法務邊住,每天一大早就要比法師早起處理香燈事務。一直住到有一天被住持開口趕走為止。

「道場房租很貴,都居士在供養,」她說,「你住在這裏,也沒交房租,也沒交水電瓦斯費,信徒會講話,我不好做人。」我用無法理解的眼神看著她。當初開口說老和尚親口交待「有居士要來住」讓她特地打掃等人的也是她,開口邀我住道場也是她,現在為了錢開口趕人的也是她。這種依錢論錢不論法(跟法義教理或正統修行法門無涉)的奇特因緣,我當然不好公開一一追問道場的居士是誰放話抱怨讓住持開口趕人,就算違背老和尚的指示也要親口把一個沒什麼心機的年輕居士趕走。我默默收拾行李走人,非常狼狽地臨時住到沒有信仰的朋友家睡沙發,完全不想提為了錢莫名奇妙被住持趕走的怪事。幾年後好心收容我的朋友到歐洲攻博士,又過幾年成為台灣知名的律師,法學菁英。

二十年了,當初的老居士老的老,走的走,往生的往生,誰會記得誰無意間嘴快講了什麼讓住持違背老和尚的指示趕走居士?當然不記得,眾生沒那個好記性。教訓倒是留下來了:身在道場,龍蛇雜處,一點點口舌是非都會造成別人很大的困擾與改變。在道場,嘴要緊,口業要比在外面謹慎十倍、百倍、千倍;一字一句起心動念就是別人一輩子的因緣。

慎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