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日 星期五

書法

爺爺的書法極佳,常被求字掛上牆。大陸老家的明清真蹟被文革抄光毀光,我對書法一直留有迫害殘破的不良印象,反而偏好水墨畫。

出了家才被迫深入精進此道,書法老師有意思極了。他說實話,中國史上書法名家有真有假,有真行家,還有大量作品泛泛無奇只為官大權大勢大才被捧成書法名家的高官顯貴。我非常同意書法老師的說法。帝制時代過份強調人以權位分高下,藝術圈夾雜太多偽作家、偽行家、偽達人、偽名士。純藝術論不是什麼,卻以人脈、金脈、官脈而被追列成藝術名家。

我的書法好不好?不好。自幼看慣爺爺的字,完全無意以小蝦米比大鯨魚,深知宿世累劫不擅此道。日前興起到書店看一遍歷朝名家抄經帖,看畢思惟真被慣壞了。

看慣真蹟古物的正版真品,看市面上叫價幾萬、幾千、幾百的仿帖、印刷版本、現代百科式精裝本、仿古線裝書都無感。真蹟看多了,對印刷品沒啥藝術感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