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4日 星期三

護僧修功德

十多年後再相遇,她再度恭喜我出家、不結婚的明智抉擇。

「婚姻很苦。」她經驗老道。

「可我不敢出家,看師父們磨成那樣我會怕。勸別人出家有功德,我想我能做的就是勸沒被婚姻綁住的人把握機會出家。」她不了解僧團,不了解佛學院,不了解完全沒有家業轉移注意力、全心全意剖對自心的修行心路,但她知道護僧修大功德。功不唐捐。

我從學佛之初就遇見一大群對家業苦惱說實話的老參、老居士,不擺社交面具,坦言家業辛苦與磨難深重。拜他們之賜,十幾二十年下來當其他沒什麼修行經驗的俗眾吹噓家業時,我很快就能判斷誰在撒謊;誰為了美化不完美的俗務債緣什麼話都敢講。

教居士離欲法、心法、解脫法的道場教出來的居士與一般隨生死浮沉的泛泛之輩很不一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