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心病了


女孩在路邊告訴我,她會成為重度精障人士是三個原因:

功課壓力大,不太會念書。
家長家庭問題很多又經常撒謊。
失戀。

她現在好多了,下修為輕度精障者。

昨天思考很久,關於這個國家的運作與老生代堅固執著的香火迷思,失戀的殺傷力,升學主義的弊端,人口過盛的高度社會競爭。

我問她,怎麼這時代這麼多壞男人?

對啊,她說。

既不肯出家又不肯當個好丈夫、好男友、好人,到底在幹什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