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6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倒楣一天?倒楣累世? Bad Luck

城裏富有的長老,喜歡供僧,常常請法師們到家裏供養。今天,他的商隊入海尋寶,滿載而歸;國王嘉許有加、封賞賜地;太太又剛剛臨盆,生個胖兒子──三喜同時臨門,長老歡喜無量,就再次發大心,廣興供養。

舍利弗及摩訶羅師兄弟倆,也一起來到長者家裏應供。

用齋事畢,舍利弗尊者就呪願回向:「今天是良辰吉日,長老獲得好報,財利樂事都來集合,開心、歡喜、又快樂!長老發起信心,念佛德十力,祝願長老以後天天都和今天一樣!」「真是太謝謝師父啦!太好了,真是太好了!」長者一聽,高興得不得了,又特地額外供養兩張高級毛毯給舍利弗尊者,卻沒供養摩訶羅。

事後在回寺途中,摩訶羅心裏很不是滋味,萬般惆悵:「哎。今天舍利弗為什麼會得到這麼好的上等供養哩?不就是因為呪願回向合了長老的心意嘛。嗯,我也應該要學起來!」走著走著,他終於忍不住開口了:「師兄啊,剛剛您說的那一段好話,請教教我吧!」舍利弗看看他的表情,很謹慎地回答說:「那段呪願吉祥話,不可以太常用;有時可以,有時不可以……」摩訶羅哪管得了那麼多?他再三哀求:「好師兄,拜託嘛,教給我嘛!師兄慈悲,教教我吧!」吵了一路,舍利弗尊者拿這個師弟沒辦法,就順了他的意,教了。

摩訶羅心心念念兩張高級毛毯,總認為會得到居士的好供養,全都是呪願的神奇功效。所以,好不容易學會之後,他天天反覆練習,背得滾瓜爛熟,左等右盼:「哎。什麼時候才能輪我當上座?我一定要當場用上這段呪願試試看!」

這一天,終於給他盼到了。

同一位長老,再度設齋供僧。這一次,才結完齋,摩訶羅就迫不及待,大聲地把倒背如流的吉祥話講出來:「今天是良辰吉日,長老獲得好報,財利樂事都來集合,開心、歡喜、又快樂!長老發起信心,念佛德十力,祝願長老以後天天都和今天一樣!」

說完,摩訶羅還微笑著站在原地等長老搬出高級毛毯,沒想到長老一巴掌就揮到他臉上:「你……你講這什麼鬼話?我的商隊入海,把財寶全弄丟了;我太太吃上官司;我小兒子又才一場大病往生,我還不夠苦嗎?你你你,你好毒的心!竟還要我以後天天都和今天一樣!氣死我啦!」惡運當頭的長老,心理處在極不平衡的狀態,一發不可收拾,竟給摩訶羅一頓好打,把人給轟了出去才罷休。

怎麼會這麼倒楣?這麼努力背下來的好話,怎麼不但半點高級毛毯的影兒都沒有,還換來無情打罵,當眾給轟出門咧?摩訶羅原本充滿期待的心,轉而成為懊惱與不解的壞心情。就這樣,他一路亂走亂想,一不注意誤闖國王的胡麻國有地裏,蹋踐胡麻,又把苗稼給踩壞了。鎮守胡麻田的人一看,說有多火大,就有多火大;再加上身處只重王權不重人權的帝制年代,往往眼裏有王沒有民,王是人、民不是人,這守麻人馬上出鞭便打、出口即辱,把摩訶羅打得哀哀叫:「哎呀!別打啦,住手啊──我是做了什麼事對不起你,出手這麼狠?」守麻人心想:「搞什麼飛機?原來,根本是個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嘛!看來不是存心故意來找麻煩的吧?」於是,守麻人收了手,指一指田間小路,揮揮手打發摩訶羅走了就算了。

摩訶羅身心受創,沿著小路慢慢走,經過麥田。正巧,麥田田主正帶著一幫手下在忙著收割,把成熟的麥子收攏,堆成小丘。依當時農家習俗,為求豐收,規定人要順時針右繞麥丘;假如是逆時針左繞的話,就不吉利。這摩訶羅,也許是不知道這個慣例與思想;也許是知道卻一時忘記,當場就左繞而行,被麥田田主逮個正著,一發火,拿著農具又是一番痛打。二度挨揍,舊創未好再加新傷,摩訶羅馬上又哀哀叫:「哎呀!別打、別再打啦!我是又招誰惹誰了,犯了什麼法啊?」臉色十分難看的麥田田主恨恨地停手,回答:「你啊,幹啥故意左繞,咒我欠收啊?怎麼不好好兒地右繞,呪願我大豐收?這不是存心氣我嗎?」罵完,又趕他走,叫他滾遠遠的,最好別再來。

摩訶羅離開沒多久,看見有人在路邊舉行葬禮,才剛把亡者埋入土。這時,摩訶羅記起剛剛麥田田主的話,於是如法炮製,右繞墳墓,大聲呪願:「多多益善哇,多多益善哇……」這話聲一落,亡者家屬火冒三丈,把個摩訶羅一手捉到,又是好打:「你你你──你這個白痴!你看見亡者,應該發慈悲心,祝福他從今已後,別再這樣受苦才對,怎麼講這什麼多多益善?要我家多死人是不是?講那什麼屁話!」摩訶羅三度被打,已經痛到哀嚎不出來了,只好趕快求情:「好好好,以後我一定照你教的那樣子講話,行行好別再打了,拜託,放我一馬吧?」

他才狼狽逃開,遠遠的又來了一排迎親隊伍。這個摩訶羅,說也奇怪,被連打三場,怎麼還學不會閉嘴哩?一身重傷的他,照樣忍不住開了口:「祝福你們,從今已後,別再這樣受苦、別再這麼苦、別再這麼苦、別再這麼苦──」大喜迎親之日,講這些話簡直找死嘛。沒錯,你猜對了。不但打,還是重重打,打到摩訶羅頭破血流、舉身巨痛,讓他幾近完全抓狂。

可憐的他,勉勉強強前進,視線模糊,一不小心碰到了獵人設下的羅網,當場驚散一整群鴈子。你說這下可好,打獵的人本來就兇狠,豈不打上再打直接鬧出人命嗎?幸好,一天之內接連被打到第五頓,這摩訶羅痛定思痛,終於有點開竅了:「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對。我呢一路走來,老是挨打,痛得要死,都已經快精神錯亂了,當然連路都走不好,才會不小心打擾到你工作……行行好,原諒我,放了我吧,好不好?」獵人本來要再打,聽他誠心道歉,也就作罷:「我說你啊,這麼粗心,怎麼不乾脆趴近地面,慢慢匍匐前進啊?省得又害到人!去去去,給我滾!」

遇上這麼兇殘的獵人,摩訶羅為求保命,果然當場依他的意思,趴地就爬,慢慢也爬遠了。一路爬啊爬啊,經過小河,有個大姑娘正在河邊洗衣服。她看摩訶羅一個大男人,光天化日下兩條腿子不好好走路,竟四肢伏地學動物爬行,以為他是想來藉機偷衣服的心理變態男,於是兩手這麼個一捉,猛揮手上的超大洗衣棒,又是一頓好打。「天啊!真是個潑婦啊,今天我小命休矣!」這麼想著,摩訶羅又苦苦討饒,解釋了老半天,最後好不容易才讓大姑娘同意放他一馬。

短短一天之內,被打了整整六頓,半死不活地還沒往生,也真能算上是奇蹟了,摩訶羅心想。回到僧團之後,他休養了好長一陣子,跟其他的比丘們抱怨起來:「哎,真倒楣!那天,我誦了舍利弗教我的呪願,竟然吃了這麼大的苦頭!實在是有夠倒楣!不是光被打一頓而已,是被打了整整六頓,簡直快被打死了哪!」比丘們覺得事態嚴重,決定帶摩訶羅去求見佛陀,也把他一天之內挨了六頓毒打,差點打到沒命的事情,詳細地報告一遍。

可憐的摩訶羅,靜靜地恭聽佛陀金口開示,這才明白,原來,他這楣運由來已久,還遠遠不只倒了短短八輩子楣。佛陀慈悲地告訴大家一段發生在遠古時代的宮廷奇聞,主角不但是個超級古怪的女人,還是史上少有的怪胎公主──

主角既是公主,照理講,開頭理當要來上這麼一段:「好久、好久以前,有一個遙遠的國家,有一個國王,生了一個美麗絕倫的公主。她長大以後,有一天,出現了個懂得騎馬的王子,當王子遇上公主,一發不可收拾──」不不不,不是這樣。這個非典型公主,人生偏偏不甚童話;她的世界是這樣兒的:

她雖貴為公主,與平民百姓一樣,被身體這天下第一大麻煩所拖累。生了一場大病以後,國王擔心得不得了,找來御用太史卜個靈卦,請示鬼神該怎麼處理。這一問,答案竟然是必須找個月黑風高的恐怖夜晚,把公主這個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帶去墳場,替她舉行一個秘密醫療儀式來解運。

身為公主,她被一大群王室成員所簇擁,果真挑個月夜往墳場去。一大票衣著華麗的王族,半夜靜悄悄朝向墳場行進的詭異大排場,嚇壞了不巧路過的兩個商人。他們兩個平民百姓一害怕,就一起往墳堆的方向逃。

其中一個,被公主貼身保鏢給追上,一把割下了耳朵與鼻子,當場就算沒死也嚴重殘廢;另一個人遠遠看見同伴的遭遇,大驚失色,急中生智,趕緊就近找個屍體堆,躺下來裝死。他心想,世上總沒有活人要置死人於死地吧?

年輕的公主,到底是得了什麼病?這方面,靈卦沒講清楚;只規定她一定要挑個剛剛才往生沒多久、皮膚還沒開始發爛的死人,脫光以後,坐在屍體上,塗上芥末乾洗澡,就能把病治好。這個想來就令人頭皮發麻的黑色恐怖醫療方法,究竟是治身病還是心病?究竟是靈還是不靈?

手下們在墳場裏到處找,一找看中了在屍體堆裏頭躺著裝死的商人。這可不?用手一摸,身體還有暖氣,一定才剛死沒多久,很合適!對象有了,就大費周章地請來公主,一切遵照鬼神卦相來辦理。

一個光溜溜的公主,塗一大堆芥末,坐在自己身上乾洗澡的濃濃嗆鼻味,讓這個商人想裝死也裝不了。他很想忍,又忍不住;忍無可忍,忍到極限,忍到再也忍不下去,他連打好幾個連環大噴嚏,扭動掙扎著坐起身子之餘,又哈啾哈啾一路噴嚏打個沒完,把公主嚇呆了。

這下不得了,所有公主的女性貼身侍衛,都一一尖叫起來:「啊啊啊啊啊──有鬼啊!」「僵屍現形啦,救命啊!」「鬼來啦!啊啊──」「起屍鬼,鬼、鬼啊!──」一看有鬼,這一大票女人通通顧不得主子還光溜溜的,馬上驚聲尖叫,一轟而散,各自狂奔逃命去了。只有一個人沒逃。

就她沒逃。一個公主,在這種時間、地點、場面、動作之下,又是半夜、又是荒郊野外、又是光身子塗芥末騎在「鬼」身上、更慘的是只剩下她一個病人。她一把牢牢抓住那「鬼」,打算跟他拼命;不過,「鬼」倒講起人話了:「哈──啾!哈──啾!哈啾哈啾!姑、姑娘饒命,我不是鬼啊!」

既是人不是鬼,公主就拉著這個商人一起回宮,在城門外大聲喚下人開門後,向父王報告,說她依卦相出城洗屍澡治怪病,沒想到卻意外洗來一個活人。國王本來就對女兒的病不抱指望,也不奢望她能嫁得出去;一看這下子從墳場帶回來一個自投羅網,就當場明快地決定:「女人的身體,不方便再給其他人看。我看這樣吧,你就娶了她,如何?」這商人原本以為在劫難逃,沒想到事情發展成這樣,竟意外幸運娶到公主,心裏也覺得非常高興,便滿口答應了。

猜猜看,兩個商人是誰的前世呢?娶到公主的,是舍利弗的前世;被割掉耳朵與鼻子的,是摩訶羅的前世。他們過去生宿世因緣如此,不光是今天這樣啊! 


原典出處:《雜寶藏經》


-延伸思考向度- 

日用言行,如何善觀因緣時節?若一肚子不合時宜,人生會不會障礙重重呢?幸運與不幸,真正的分界在哪裏?善觀因緣的處世智慧?還是累世福德與善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