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2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王道(一) King’s Way [Part 1]

鏡子映出我的臉。



一張屬於王者的臉。


霸氣、剛硬,每個毛細孔都透出權力的味道;一張公獅子充滿野性與獸性的臉。


每當人類的手指滑過公獅的臉孔時,我注視著鏡子,嘗試回想那一天;那個我只聽說過,只能想像、虛擬,卻完全無法記憶的一天。 


****************************


那天,素駄王依王室慣例出山打獵。正當群臣在深山裏分頭尋找獵物時,山谷裏忽然變天。風雨大作中眾人措手不及,在轟然大作的電聲與狂降的冰雹裏驚惶四散。


素駄王一個人躲在深林內靠近河畔的山洞裏。住在山洞裏的媽媽發現了他,轉身向他步步逼近。困於惡劣的天氣,害怕的他根本無法向外逃命,只好呆坐在原地。等媽媽靠近他,他這才萬分吃驚地發現,她的目的似乎是別的──是累劫宿緣?還是惡業孽緣?她一點也不想吃他。她要的是別的。更糟的是,他也真的是業障現前;他發現他自己一點也不想抗拒;也完全無法抗拒。


「媽媽,我到底是誰的小孩?」


「你的爸爸是人類的國王,他的名字叫做素駄王。」


我的母獅媽媽這麼低語著。


是嗎?是否因為我多生累劫食肉殺生成性、嗜血好殺吃上了癮,連入胎也入獅子胎?來自母親的獸顏和來自父親的人身組合成這奇特的身體。這個身體,一輩子都在提醒我那無從記憶、卻屬於你們的一天。


****************************


告別深山,離開山洞,我來到摩竭提國,找到了父王。具有獅頭人身的外表又兼懂獸語和人語的我,質問素駄王過去的往事,想確認事實是否真是如此。老邁的素駄王一生都沒有任何子嗣,意外發現我的存在竟然令他非常高興。他不但沒有否認,還當場承認我的的確確是他和母獅所生下的兒子。父王往生後,我,作為獅子素駄王,順理成章地繼位,上殿理政,統領臣民。


不過,這具人王的身體仍有獅王的獸欲。五穀雜糧對我來說完全不對味,我要吃也只吃活物:不管是鳥、獸、蟲、魚,也不論是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水裏游的,食物一定要有血肉腥味。食物要夾帶死亡的味道,是我的基本生存需求。


過吃肉飲血的好日子,是我獅子素駄王的王道。





原典出處:《佛說師子素駄娑王斷肉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