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3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王道(二) King’s Way [Part 2]

「今天的烤肉鍋真香哪……我說,食官,用什麼肉煮出來的?」

「啊……微臣不敢說……」

「講啊,怕什麼?好吃,太好吃了!」

「微臣豈敢……這、這講了要殺頭!」

「不殺頭,快講!」

「是,報告大王,是……是人、人、人肉……」

「什麼?人肉?」

「大王說過不殺頭的哇……大王饒命!」

「說!怎麼會想到要改用人肉?」

「本來有準備獸肉,偏偏給狗偷吃了……為了怕沒肉煮被殺頭,負責管肉的肉官就出宮到民間抓嬰兒,把小小的頭、小小的手、小小的腳都砍了,再把小小的骨頭丟掉,最後剩下的切來下鍋……哇哇,真該死,這下子怎麼連煮人肉的細節都講出來了?微臣這下死定了──大王饒命、大王饒命啊!」

「如果要赦免你死罪,也不是說不可以……」

「啊啊,謝王恩!」

「但是有一個條件──」

「啊,微臣一定照辦!」

「很簡單,每天給我煮一模一樣的肉來就行。怎樣,成不成?」

「成、成,怎麼不成?微臣一定辦得妥妥貼貼!」 

**************************** 

如果你問我,吃人肉有沒有罪惡感?答案很簡單:完全沒有。 

就像獅子吃人一樣天經地義;就像人吃豬雞牛羊一樣自然而然。 

我吃人,就像人吃豬雞牛羊一樣,一點也沒有累贅又感傷的罪惡感。 

身而為王,下令誰殺誰也是另一種王道。食官為了保他自己一條小命,依約天天變裝出王宮入侵民宅,偷偷抱走老百姓的男女嬰兒。一天固定吃一兩個嬰兒之後沒多久,我的國民就集體得了恐慌症。當父母的痛失愛兒愛女,痛哭的痛哭、發瘋的發瘋、自殺的自殺、消沉的消沉。人哪,死別的動物的小孩都沒關係,照三餐殺;等哪天殺到自己的子女,就呼天搶地痛不欲生。你哭你的,你瘋你的,你恨你的,我吃我的。我們都一樣吃肉,只是差在品味不同。 

****************************

結果,民間不明究底,動員地方父老把作案的變裝食官給抓到了。身為國王的手下,為免當場死在盛怒的百姓手裏,他一五一十通通招了:「……又不是我自願的,是國王下的令啊,懂不懂?是國王想吃嬰兒肉,又不是我在吃!要找,找他去!」為此,百姓們集體上諫,請求國王務必停止吃人肉這種行為。

笑話。憑什麼你們吃豬雞牛羊沒事,我吃嬰兒就有事?要論兇殘,恐怕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吧?當小老百姓的,對國王的私生活竟然意見一大堆,真是氣死我了。我不讓步,下令全國從此每天自動進貢一個小孩子的肉,不管是王臣、百姓、親眷,通通照輪。

這道王令下沒多久,百姓被逼到絕望了。他們決定從民間起義,殺掉這個殺百姓不眨眼的魔君。百姓造反,我完全沒有半點讓步的打算。我決心應戰。


原典出處:《佛說師子素駄娑王斷肉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