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9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國王的女人(喜劇版)The King’s Woman

「啊──」這聲劃破山間靜謐的淒慘尖叫,出自女人一張血嘴。紅豔豔、嬌滴滴一張小口;男人普遍肯定它算美麗的小口。它才剛吞食完王室屍肉大餐不久,配合石間土室的山景,迎合一雙美目發現恐怖場景時的生物本能反應,就尖叫出來。

她,是王室出遊一行成員之一,可能是個美人或妓女。身份不明確,唯一確定的是,她勢必素日與國王極為親近;親近到一看見那個披頭散髮、衣破鞋裂的身影,直覺尖叫就點名叫他。

女:「那裏有鬼──那裏有鬼──啊……王啊……」(驚恐貌)

男:「在哪?」(故作神勇貌)

女:「就在石間土室裏……好討厭……」(楚楚依人貌)

男:「是誰?」(作勢威喝拔劍)

僧:「我是沙門。」(老實回答)

男:「什麼沙門?」(嚴詞逼問)

僧:「釋迦沙門。」(平靜回答)

男:「哦?那,證阿羅漢囉?」(高傲挑戰貌)

僧:「沒有。」(慚愧回答)

男:「哦?那有四禪功夫沒?」(輕視盤問貌)

僧:「沒有。」(照實回答)

男:「那三禪、二禪有沒有?」(步步逼近貌)

僧:「沒有。」(簡短回答)

男:「好吧,一禪呢?」(近距離怒視貌)

僧:「只是一禪。」(謙下回答)

優填王是個在大量女人的美色淫欲裏享樂度日的權貴,哪裏經得起別的男人看他的女人兩眼?男人的占有欲、妒意、霸氣、自尊、驕傲……,複雜的諸般覺受匯流成一股強烈的敵意,當場爆炸了。在爭女人的場面,社會身份是手段、是籌碼、是藉口,男人的欲念與本能才是核心重點所在。

男:「這個沙門是個平凡男人,根本就沒什麼真道行,憑什麼看我的女人?侍者來人啊,趕快拿繩子來吊死他!」(盛怒下殺氣騰騰貌)

侍者:「是,國王。」(忠誠辦事貌)

山神:「唉呀呀……這可好,那沙門又沒犯錯,馬上就要冤死了……。不成,我要保護他脫離此難!」(自言自語貌)

神能使用的方法,不但超出人的經驗範圍,而且顯然十分有創意又有趣味。山神化身成一隻大猪公,忽然衝向優填王。

侍者:「報告國王,您身邊來了隻大猪公哩。」(盡忠職守貌)

男:「什麼?猪在哪?」(獵性激發貌)

侍者:「報告國王,右手邊兒洞拐拐么拐洞洞方位,偏差值零點零三八,命中率百分之七點八三六,照明度不足人為失誤率百分之五十六點二五四,綜合打擊偏差值約九點一七左右。目標品名:大猪公一隻。喲,跑得真快哪……」(公事公辦貌)

男:「切!△★※◆◎*……」(嗜血暴動貌)

雄性肉食動物本能,以淫與殺為最大兩宗。當下一分心,優填王英姿颯颯地轉身飛跑,拔劍狂追大猪公。這股不可抵擋的逐豬中土之架勢,在他的女人眼中是多麼的帥啊……為了一隻豬,男人當下忘了為他的女人殺另一個男人,女人當下也忘了為一個鬼打擾她的男人,沙門在這場兼有愛情劇、鬧劇、歷史劇、喜劇性質的人間境界裏,當下撿回一條幻命。豬也會做功德,別小看牠是隻豬。

沙門搖搖頭:「這三界……欲界……唉。」他默默起身,走出山林,準備如實向佛陀報告去。


原典出處:《優填王經》

-延伸思考向度-

The king is a typical “Jealous Type.” Jealousy is one of the most deadly weapon in human history; a lot of foolish men have killed or been killed for this very reason. Nuclear War? What a waste of money and resource! Jealousy is much more harmful than that…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