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4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福報」 Blessings In Disguise

表相與實際這兩碼子事,世上有誰說得準、看得透呢?

賓頭盧埵闍一直深信自己是天下最倒楣的男人。

一個男眾在嫌貧愛富的金字塔社會裏,被擠到最邊緣、站在貧窮線以下死亡線以上,就已經夠不幸了。偏偏他比娶不到老婆的男人更不幸──他不但娶了、還娶到一個奇醜無比、兩眼發青、脾氣兇惡、天天痛罵老公的悍妻。不僅如此,他比生不出小孩的男人更不幸──他不但跟這種恐怖的老婆生了,還連環炮生七個;不但連生七個,還七個通通是女兒,被觀念古板的性別歧視社會瞧不起。更悲慘的還在後頭。比女兒通通嫁不出去更不幸的大不幸──七個女兒不但全體順利出嫁,還一一嫁入貧門;一加一等於再追加七個窮女婿,這十四個人經常輪番上陣,回娘家討東要西。

這天不知怎麼搞的,七個女兒忽然又一起上門。賓頭盧埵闍沒辦法一一滿足她們的要求,竟然就當場集體發飆、哭鬧、爭吵起來。女兒們正鬧得不可開交,七個窮女婿又隨後趕到,也加進來七嘴八舌湊熱鬧。賓頭盧埵闍心想,要是這七個大男人也心生不滿、集體起哄怎麼得了?他趕忙動身出門,到鄰家說好說歹地借隻好牛來下田收穀。

牛借到了,催牛下田。沒想到他一個沒注意、沒守好,牛竟好死不死在水澤裏悄悄走丟了,喚也喚不回、找也找不到。事到如今,他不但打發不了家裏那十四張嘴,面對不了兇巴巴的枕邊潑婦,也無法對好心借牛的鄰居有所交待。他覺得人生這下全完了。

「哎……我這天下第一歹命人喲……我過去生到底是造了什麼大惡業?家裏一個老太婆天天罵還不夠,七個女兒好不容易養大嫁掉了還沒完,又帶回來七個窮女婿壯大聲勢;十五個人三天兩頭圍攻我一個糟老頭,誰受得了哇?哎,人都已經搞不定了,連牛也跟我作對,跑得不見蹤影!……哎,累死我了……」

煩煩惱惱的賓頭盧埵闍漫無目的地走來走去,忽然看見森林中靜坐的佛陀。拿著手杖、拄著臉頰,他站在原地打量對方,認真地思考、比較起自己的窘迫處境。

依我看,天下就屬瞿曇沙門最快樂了。也沒有兇惡的老婆成天叫罵打架;也沒有女兒上門討債煎熬;更沒有一大票窮女婿來火上加油、倍增苦惱;況且,沒有田沒有穀,沒有收成就不用借牛,沒有借牛就不用擔心牛自動失蹤!那才是好命哪……」

佛陀遠遠地洞悉他的心念,便開口說話了:「你說的沒錯。我安安靜靜,沒有這些過患。我的確沒有惡妻來詛咒謾罵;沒有七個女兒干擾;沒有一大群窮女婿爭先恐後來我家;更不用為了擔心田裏成熟的穀子去借別家的牛;最後,當然就不用為牛走丟而苦惱啊……你想不想出家?」

賓頭盧埵闍覺得自己實在受夠了。他拒絕再玩,希望有個機會一了百了,就此解脫。「佛陀啊,以我現在的看法,那家業就好比墳墓,人結下女眾染緣就像是遇上了壞賊啊。佛陀慈悲,請度我出家,滿我小小的心願吧!」

才出家,剛剛聽完佛陀開示說法,他當場身證阿羅漢。

原典出處:《賢愚經、檀膩羈品

-延伸思考向度-

一、禍福相倚。如何超越事情的表相,深明重重因果?

二、家庭的好壞貧富吉兇苦樂千差萬別。祝福與圓滿善緣之家的同時,惡緣之家是否也可能潛藏其他正向生命選擇的契機與可能性?

三、如何將佛法活用在日常家庭生活中,當一位「菩薩家人」?

四、危機即轉機,逆緣往往也是最勝增上緣。當人生跌到谷底、低潮時,你如何看見向上提昇、超越的無窮希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