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日 星期六

玫瑰教育法:應「花」施教

若說教材與教法像雨露、空氣、陽光,學生如花,學子也可喻為大地上多元的植物。因應不同的特性、根器、品質、需要、環境,照顧或栽培的手段、策略、工具、方便都要有所不同。

以玫瑰花學生為例:它嬌美、多刺、易生蟲、依賴花肥;若不適其性、順其志、滿其願、導其向,不是花愈開愈小、愈少、愈單薄,就是乾脆罷工從此不開花,甚至稍不留意就英年中夭,原地徒留枯枝,在種花人心底埋下難忘的感傷。

對玫瑰,要善用「中道教育法」,軟硬兼施,悲智雙運。該狠就狠,應砍就砍,須剪則剪,要寵又寵得夠本,呵護又細密到家,有機肥和水量要日日小心拿捏,天色時機氣溫溼度都要心裏有數。拿捏好的話,花結苞的速度會加快,花朵會加大,花量會漸增;甚至盛放到足以大剪來插枝開滿園。不同品種的玫瑰養一起的話還會多元化互薰,傳粉突變之下,花色還會不斷推陳出新,單色、多色、混色、漸層、……最後每開一朵就是一場空前的創新--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 Only One ,珍貴到令人連拍三五百張相片都不忍停手。

玫瑰花含苞後,花莖會開始加粗;看準生長點下狠剪,不但有益根部、老莖更加粗壯,也更容易發展出更多會發花苞的分枝,愈剪愈長,枝愈來愈粗,花也愈開愈大。反之,放花枝頭開謝的話,只會結結玫瑰果,雖然整體看起來像長大了,往後分枝卻一代比一代細小,花也會變小。這個過程中,養花人的「剪功」成為重要的技術:在養大個別花體與壯大整株玫瑰規模之間,要拿捏、調整、隨時修正。既不能剪過頭,也不能都不剪。

而昆蟲又是另一回事。傳粉助花為蝶,隨緣任來去;可是若牠們產卵備生毛毛蟲的話,則要善放生,早早移駕他土,或請牠們住到草堆上去。玫瑰學生通常不堪毛毛蟲大軍;葉子要是被啃得精光,光合作用不行、營養不良折磨一場後,極易英才早逝、香消玉殞。

養花人在驗收成果或定期栽剪時,還要守護與尊重玫瑰的多刺尊嚴、隱私、與自決。手勢、力道、角度、目標若對,被剪的花朵還高興教育成果受重視、欣賞、任用,感恩生生世世;要是一時糊塗沒掌握正確心念、方向與手法的話,不但人刺傷流血成疤,花也殘傷流汁結疤,甚者還被安上個「竊花賊」、「採花大盜」之類的惡名,生生世世成冤家。

話說回來,善觀花性,善養花體,善修花枝,善護花根,應花施教。什麼品種的花,什麼生長環境因緣條件,各有其相應適用的善法。天下當然不只開出玫瑰這種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