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6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聰明醫生、傻瓜醫生 Smart Doctor, Stupid Doctor

笨國王不太會看人,也不太懂用人,重金聘任一個傻瓜醫生。傻瓜醫生不管替誰看病,也不論病患得什麼病,更不理會病因或病根,一律通通開乳藥;至於乳藥的上游來源或品質優劣如何,通通一問三不知。總之一句話,管他風病也好,冷病、熱病、大病、小病,唯一處方簽就是個「乳」字。

如此這般,醫死一大票人又冤死一群百姓後,笨國王晚年好不容易終於出運了。從異國遠地忽然移民來一個聰明醫生,進宮應徵醫療相關工作。傻瓜醫生一看,來者算外地菜鳥,心裏非常瞧不起對方,處處百般刁難。聰明醫生揣摩出是同行相忌、勾心鬥角的權謀鬥爭狹隘心理,就客客氣氣恭請對方當自己的老師,宣稱他本人希望能向傻瓜醫生學習高明醫術和祖傳祕方。傻瓜醫生看對方頗識相又下心,便趾高氣揚地下達指令:「要我教你?行。替我服務滿四十八年,我就教你我了不起的醫學方法。」聰明醫生當場謙虛地應諾:「是、是、是,我一定照辦,竭盡我的能力,來替大人您跑腿辦事……」

把上下權力位置搞定了,聰明醫生才有機會跟著傻瓜醫生進宮拜見國王。聰明醫生把握得來不易的機會,馬上向國王表達自己的醫學見解:「世上有種種不同的醫方,也有各式各樣多元化的醫療技術與治療藝術,絕對不只單一、唯一一種。國王啊,您要了解,應該要懂得善分別:運用某某方法可以治國;採用某某方法可以療病。真正的明醫至少通曉八種以上的醫術,善於治療各類疾病,而且熟知每款藥方……。」笨國王一聽,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我從前向來用錯人,才會舉國接連橫死那麼多百姓哪……這麼多年以來,本王竟然用了個沒智慧的庸舊哪!」宮廷人事政策也很現實。要用就用,不用就不用,過了河馬上拆舊橋蓋新橋,三兩下就把原來重用的傻瓜醫生給驅逐出國,立刻提拔聰明醫生成國醫,處處信賴,十分器重。

聰明醫生:「大王,微臣若實為國王厚愛的話,請滿我一願。」

笨國王:「好好好,愛臣要什麼都行!」

聰明醫生:「國王雖然答應我什麼都可以,但微臣不敢多求,心裏只有一個小小心願:願國王能宣令全國,自此停用舊國醫開出的乳藥。我的理由是,那批藥物有毒,對人體有害,對病患的健康有非常多傷害,對身理、心理兩方面都有所折損。請國王下令,假如故意製造那種藥的人就處死、砍頭。只要禁用、斷絕乳藥,以後就再也沒有人會橫死,國家必定常處安樂──請國王成就我這個小願吧?」

笨國王:「哎呀,這點小事,哪算什麼?」

乳藥被禁以後,聰明醫生就用多元化的藥材,調配出各種藥方、藥味比例成份不同的藥品,依不同的藥性開給不同的病患,進而產生不同的藥效。結果舉國藥到病除,皆大歡喜。醫療政策才改善沒多少,國王本人又生病了。

笨國王:「愛臣哪,我現在重病纏身,痛苦得半死,應該怎麼治啊?」

聰明醫生:「請稍等,讓微臣看看……國王,您這次的病,應該服用乳藥。以前我告訴您要禁絕全部的乳藥是我故意打的大妄語;依您的病情,服用乳藥最合適。這次您得的是熱病,熱病就是應該用乳藥來醫。」

笨國王:「什麼?你是發瘋了?還是你也得了熱病、病昏頭了?怎麼胡言亂語,講什麼乳藥能治病咧?怎麼你先前講它有毒、會毒死人;今天又改口騙我,叫我一定要吃呢?以前那個傻瓜醫生讚不絕口,你就講不對、有毒,還建議我要排除、禁用;為什麼今天又講乳藥多好又多好,最能拿來治好我的病?要是你講得對,豈不表示我以前任用的醫生比你高明嗎?」

聰明醫生:「國王,您不應該講這種話。打個比方說,有小蛀蟲把木頭咬出了字跡;小蛀蟲本身並不懂牠是咬出來的蛀痕到底是不是字;有智慧的人要是看見的話,也不會理解成小蟲會認字而大驚小怪吧?國王以前的醫生也一樣,即不懂得分別各類不同的疾病,又通通開相同的乳藥給病人服用,就像小蛀蟲偶然咬出字跡一樣。而且,那個醫生連乳藥品質好壞,有毒沒毒都不會看……」

笨國王:「怎麼說?」

聰明醫生:「乳藥這東西,是毒害,也是甘露。此話怎講?要是母牛不吃酒糟、滑草,小牛營養也好,放牧牛的畜牧場所不在高原、也不在濕地,用清淨的流水來餵養,不四處亂跑也不和公牛共居,飲食行住樣樣適當的話,生產的牛乳就能用來治病,這種製程產出的牛乳就是甘露妙藥。不符合這些條件、用別的方法生產出來的牛乳全都有毒,可能會損害人體。」

笨國王:「真是太讚嘆啦,你果然是明醫啊。太好、實在太好了,本王今天總算明白怎麼區分乳藥的品質好壞、有毒沒毒了……」

笨國王相信醫生的醫學見解,服用他調配的優級牛乳,熱病很快就治好了。等病一好,他馬上向全國人民宣布,從現在開始全國都開放服用乳藥。人民收到前後矛盾的醫療政策,馬上集體起大煩惱、大發脾氣:「我們家國王是不是撞邪鬼上身哪?怎麼行事瘋狂、顛顛倒倒的,回過頭來騙我們服用乳藥?」人民懷恨在心,就一起出發到王宮門口集會抗議。

笨國王:「愛民哪……你們跟本王生個什麼氣啊?乳藥到底服用或不服用,全是專業醫生在指導、教授,又不是本王個人的過失……」

抗議的也抗議了,解釋的也解釋了,和解也全體都達到和解了。王民上下皆大歡喜,也更加倍敬重、供養這位醫術高明的聰明醫生,有得熱病的人都靠服用優級乳藥而治好了病。

佛陀對眾生而言,就像是大醫王出世、住世,能降伏所有一切外道邪醫,對大小國王們說明「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無養育知見者、無作者、無受者」的道理。外道主張「有我」,好比蛀蟲啃食木頭,只是偶爾碰巧咬出了字跡罷了。佛陀依佛法開示「無我」是為了調伏眾生,依時節因緣而應機施教,才強調「無我」。事實上,依時節因緣,佛陀也會開示「有我」,好比良醫依據不同病症來善分別牛乳是不是能當藥,和凡夫講述的「我」內涵不同。一般凡夫所謂的「我」,有的講它像姆指大、像芥子大、或者像微塵一樣大;佛陀開示的並不是這樣。依佛法,諸法無我,實非無我。什麼是「我」呢?假設法是真實的、常存的、作主的、性質不變的,就可以稱為「我」。好比良醫能善解乳藥,佛陀也為眾生而說法,闡明在諸般法相中,真實有「我」──常、樂、我、淨。佛法正見,才是四眾弟子應當學習的正法!


原典出處:《大般涅槃經、第二卷》

-延伸思考向度-

一、「人的因素」是否才是醫療政策優劣的核心要素?

二、將單一化、僵化、刻板、不知權變、不善分別的單向思惟方式,硬性施加在法相多元化的現象界、因緣條件千變萬化的現實人類社會,會產生什麼集體風險?有沒有造成百姓身體「大量橫死」或心靈「普遍心死」的可能?

三、針對「全體」、「團體」、「單位」、「個案」種種不一樣的對象,如何不變隨緣、隨緣不變?佛法的法門無量、活用無礙、融通權巧,能在醫療、教育、食品、外交、內政、……種種向度上給我們何等啟發?

四、以佛典解說對照以觀,在現代企業化飼養模式下,廣受虐待、霸凌、餵食大量人工化學物料及可疑飼料、吸收不明藥劑或長年消化劣食劣水的牛所生產的牛乳,有沒有毒害或傷害人體的疑慮?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