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日 星期日

踢館實務要點分析(踢館帖之十七)

善意提醒喜歡找法師踢館的非佛弟子:

一、哪怕表面上大量借引佛學名相,由於本身沒有正式三皈後的實際薰修、體悟,無法切中法理,只是空轉繞來繞去,而且會大量錯解、錯用、歪釋、扭曲佛教名詞。

二、在表面名言狂踢,反而會引起法師注意觀察來人根機以選擇合適的因應法門。這一觀察反而容易被發現五戒通通不持或三毒無明哪方面習氣較重;不論觀察結論如何,通常我慢習氣都特別重。

三、沒受三皈五戒、未上宗教系所、沒有實修經驗,卻拿書上讀來一知半解的人云亦云來踢法師「執著」,既喜毀僧謗僧譏僧慢僧以自高,表示完全還在佛門外、與法不相應,也就不用再浪費時間談法義了──表示雖說半天,事實上根本沒半句有聽懂,法不入心。會罵法師執著的通常本身五戒沒持半條;這是臨床接帖實務經驗。

四、多年見識各路踢館人士,相當習慣,習慣到要努力保持正念以避免落入麻木的程度。台灣沒有將宗教教育正式納入學校教育系統,也沒有正統宗教常識教材,民間嚴重欠缺宗教常識、不尊重宗教自由的現象太普遍,也是幾世紀累積的教育制度共業。在歐洲,宗教教育很受重視,連不滿十歲的小孩若用功點都知道佛教五戒是哪五條、基本教義有哪些重點,至少有基本常識。在台灣,連活到五六十歲以上的少數老人都可以沒公民常識、沒禮數教養到故意當面勸僧尼返俗行淫欲生育,有時現場用語還相當低俗──由於教育系統沒有教好,兩地公民的宗教人文內涵、日用互動品質差異才會這麼大。

踢館現象也是台灣教育問題的臨床病癥之一。每次接招都不禁深思:「我們台灣的教育體系是怎麼教的?怎麼四書五經、論孟學庸、禮義廉恥幾千年、幾世紀、民國百年教出來的竟然貢高我慢成這樣子?連面對神職人員時言論水平都這樣了,日常面對其他世俗人時真不知會講出什麼不成體統的下劣話出來?難怪民間惡口亂講話逼別人自殺尋短的事件那麼多!」

備註各級學校不會教的佛學小常識一則:

外道或不信佛法的世俗人故意專找出家眾挑戰、質詢、拿佛學名相攻擊的高傲行為,在佛學裏有個專有名詞稱之為「問難」。若以後又四處故意找師父們亂下踢館帖時要牢牢記好,起碼要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叫「問難」。縱使別的佛學名相亂講一通牛頭不對馬嘴、終局目的就只在侮慢僧眾,「問難」這個專有名相千萬務必別講錯。

由於來人起惡心、慢心問難,不敬佛法僧三寶,僧眾本來就可以完全不理會、轉身離開;會好言回應幾句還是念在「就算是無明愚痴到問難的眾生也有佛性,得度因緣若熟也會入道證果」的事實,既來之則面對之,隨緣結善緣、法緣,順便隨堂測驗忍辱波羅蜜學分,看看是及格還是當掉。

學校不教,台灣民間多年盛行亂踢館。踢館人並不寂寞;像這樣的台灣人並不少見,與歐美相對上尊重神職人員的民風不同。公民素質若不高、常常愛踢館慢僧的話,代表基因遺傳與教育水準雙重不好;既然不好就降低傷害,階段性少子化反而是我們台灣歷史上少見的大福報──要人口加碼等再過五、六十年以後公民品質若好一些些、格調提昇一些些再講。兒孫自有兒孫福吧?

附加初級中文造句練習題一則:

請試以「問難」造句,用字愈少、語感愈出色,得分愈高。

一、我智慧才華出眾,問難效果相當好。(得分:20)

二、我修行最好,一問難都能問倒。(得分:40)

三、持戒度眾算啥?我問難講贏就好!(得分:60)

四、多問難,出家少;全球文化沒地位,尊嚴減損真正好!(得分:80)

五、問難我懂。一闡提是什麼?(得分:100)

追加網民文化感言一則:

大意是「……要是連佛誕節都沒了,台灣文化在國際上還有什麼值得拿出去講的?」

很多人不清楚在國際天平上台灣佛教界對台灣的文化代表性有多重要,當然也不知道踢館究竟踢掉的是什麼--一個美國虔誠基督徒都比一個踢館台灣人更尊重法師。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