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女人心

我不了解女眾。

尤其是看到比丘尼時,無問自說、突然大談她自己的戀愛婚姻事蹟的女眾。

(奇怪,我向來沒主動問這些私事,怎麼從十來歲的大姑娘到八九十歲的老太婆都會無厘頭地主動談起她們的男人?)

男眾居士情關難過時,常常誤以為找比丘尼法師請益有助於了解女方心理,其實不然。我也不了解女眾。尤其是自願戀愛、自願結婚、自願生產、自願養兒育女,走完人生大半圈後又全部推翻、悔不當初的女眾。

「我現在這把年紀了,」她頑皮地笑一笑,「結婚也結了,小孩也生了,回頭看看,沒什麼。說穿了當年只是為了荷爾蒙。」她定了定神,顯然對於難得有機會講真話很滿意。「你出家是對的。若人生再來一次,我先遇見佛法的話,我不要結婚,我也要出家。」她說。

女眾是謎團。是玄機暗藏的詩。是神秘離奇的生物。是男眾就算一起生活大半輩子也不會了解的陌生人。你以為她愛你,你娶了她。你以為她是妻,為你生兒育女天經地義。你以為你身為丈夫,給她溫暖家庭生活與正常社會地位是義務更是道義。你拼死拼活工作養家大半生。到頭來,她在俗人面前講的俗話(愛情,真愛,責任,家庭,倫理,親情,恩義等等)原來只是社交說詞。她好不容易逮著一個活在俗世社交圈以外的女眾法師時總算有機會講真話:她嫁給你只是為了分泌大量荷爾蒙的年輕身體──她不愛你,也不要你,她圖的只是解決業報身帶給她的業障問題。真愛情義是講給俗人聽的,聽聽就好。家庭是社交裝飾門面,看看就好。荷爾蒙才是她真實的婚姻驅力與生育動機。一切都只是為了內分泌。

台灣男眾出家比例不高,遠不如女眾多。他們看見的、聽見的女眾是社交場面的女眾。若男眾有幸得知女眾在社交面具下的真實婚戀感言的話,或許看破家庭情愛與女色糾纏而發心出離者比例會大增吧?

人前濃情蜜意,人後厭婚悔婚,誰懂女人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