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3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依惡法行政 Rule of Bad Law

法由人立。當人類心惡、口惡、身惡、立法動機與立法目的雙重偏差時,訂立的法律就成為制度化的加害武器:惡法。

提婆達多嫉妒佛陀的修行成就,在愚癡心與驕慢心作祟之下,教唆以極權專政手段治國的阿闍世王訂立一道惡法:「從今以後,不許民眾帶齋糧到瞿曇的住所供養!」王舍城裏的善男信女突然受限於惡法規定而失去宗教自由,無不憂愁悲傷、涕泣懊惱,集體起大煩惱起到讓天上的天宮發生天震,時時晃動不安。身為天界領袖的天帝釋不禁自忖:「我的宮殿為何搖晃得這麼厲害?」他靜心入觀,發現是人間的阿闍世王訂立違背法理的惡法剝奪宗教自由,讓全城百姓起無明煩惱,連累遠在天界的天宮也發生天震。

天帝釋認為事情非同小可。他獨自高聲宣佈:「我今天要親自下凡供養佛僧!」天王說到做到,親自頂禮、長跪、祈請,求佛應供:「希望世尊與眾比丘僧盡形壽受我供養!」由天王全權辦理供養一生?佛陀不答應。天王知道此路不通,退而求其次:「要是不能受我終身供養,五年可以嗎?」佛陀還是不答應。「要是五年還不行,五個月就好!」佛陀一樣不答應。「五個月不行的話,那麼,只供養五天就好!」佛陀答應了。

天帝釋所修供養是以天王規格處理的天界等級供養:他先把精舍變化成天王宮殿般的華麗建築,再施設天界才有的精緻臥具,最後用黃金器皿裝滿天界飲食,由自己帶領天眾親手服務,供養佛僧。這等場面,別說平民百姓沒見識過,人間王族也沒見識過。

此時此刻,阿闍世王登高望遠,在高樓上看到竹林精舍突然變成天王宮殿,天帝釋帶領天人群眾親自拿寶器裝滿天食供養佛僧,心理非常後悔。他為此大發脾氣,痛罵提婆達多一頓:「你這個天下第一愚癡的蠢貨!為什麼故意叫我訂個什麼法律限制、控管、苛待世尊?」他罵完了心念也轉了,對佛陀生起信心與恭敬心。

群臣平時對深受國王器重的提婆達多敢怒不敢言,這下終於找到機會進諫了:「英明的國王啊,現在可不可以改掉之前的限制法規,開放民眾參訪佛陀並隨意供養?」集權一身的阿闍世王的心念就是國法,他說改就改,三兩下又定案,向全城宣佈最新版的新規定:「從今以後,允許民眾施設齋食供養佛陀!」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 天帝釋供養佛緣》


-修行筆記-

一、為何佛陀不肯讓帝釋天獨占供養三寶的大福田?為何佛陀將供養機會保留給人間眾生?

二、人間對宗教自由的規定很多元。限制良善的正教與縱容邪惡的邪教的立法是否都屬於違背人權法理的「惡法」?

三、在何等因緣下會出現惡法?是否是特定個人或團體出於私心利害考量而教唆或遊說當權者訂立偏頗不公的法律時?面對惡人惡法惡世無道,一般沒有政經實力或司法資源的平民百姓如何自救自安?

四、以人治(集權式王權)包裝的法治有什麼根本問題?人治環境下的法治是否容易成為腐敗偏私的惡法大溫床?法律規定究竟應該本於普世人權價值或人道理念等上位道理還是取決於權力核心集團內部無常更易的菁英人事關係?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