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4日 星期五

廚房是愛情的墳墓:女性化霸凌(七十)

他靜靜坐在廚房角落抽菸,凝望妻子忙碌的背影。

她盡情揮舞一把俗稱為菜刀的肉刀,汗水從三圍妖嬌的骨架皮肉上滴落:活跳跳的鮮魚一抹快刀當喉濺血,一對烏黑雙爪被綁死的公雞扭動掙扎正倒吊放血,砧板上堆積的青蛙內臟白白紫紫紅紅黃黃,一旁泡水的鮮蝦活蚌有氣無力吐著串串水泡苦等行刑。她好忙。像提槍上戰場殺敵的鬥士,像扛起笨重獵槍出巡的勇士,像武打片毆不扁捶不爛的不死超人;她什麼都像,就是不像個不陽剛不霸氣的溫柔女人。

他好幾次想開口坦白又把話吞了下去。

她正煮著他最愛吃的大餐。結果是他要的,過程他卻不愛。他想說我無法忍受妳宰殺動物的動作與表情,我看上別人了。他想說我覺得妳變了,妳不再是那個溫柔嬌弱可人的完美女性,妳骨子底其實跟我們男人一樣狠。他想解釋,不是為自己辯解脫罪,只是想替對方失去愛情找個不失顏面的好理由。他心有千千結,想說又不敢說,只覺得他終於成熟了,像絕大多數人夫一樣人生走到厭倦正室通吃通姦的必經階段。

看看女人在廚房屠殺生靈的狠勁吧!還愛得下去才奇怪。

「嘿,再等半小時就好了。你餓不餓?」妻轉身問。

「今天這樣就好,海產別煮了。吃不下。」他答。

「吃不下?胃口不好?」妻直視他的雙眼。

「沒什麼,天熱。溫室效應。」他決定瞎掰。

「對啊,這一星期溫差好大,一下冬天一下夏天,受不了。」妻附和。

「怎麼不去超市買現成的?自己殺多麻煩。」他試圖切入正題。

「自己選才不會買到假肉、打藥肉、灌水肉、基改肉!」她轉身繼續工作。

「食品管制應該有改善了吧?以後不要殺了。」他討厭女人屠殺的嘴臉,可是完全不想戒斷肉癮改吃全素。那天小三撒嬌地講,男人就是自私;自己可以外遇卻無法容忍戴綠帽,自己可以大魚大肉又排斥屠宰現場的血腥殘忍。女人為情欲可以背叛欺瞞另一個女人,女人難道就不自私?

「你不是很愛吃我做的菜?吃膩了?」妻突然動了氣。

「我不是這個意思……」他撒謊。沒錯,肉吃膩了,對妳也膩了。

「別又跟我講什麼儒家君子遠庖廚的大道理。儒家支持肉食又歧視葷廚,根本就是封建虛偽。要是捨不得仁義,吃素啊!」妻很清楚他嗜肉如命。

「妳開什麼玩笑。」他笑了。吃素當然是笑話。他單純討厭女人在廚房裏女人味盡失的屠婦模樣,可向來不討厭肉食的血腥口感。

「哈哈,老實講,海鮮還要不要煮?」妻轉頭笑著逼問。

「好,就聽妳的,明天再減肥!」他認輸了。

又過了平靜的一天,吃了幾餐肉,當了一天夫妻。

誰都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他什麼也沒招認,她什麼也沒懷疑。三天後,她從兒子嘴裏知道他背著她上酒家帶小姐出場。他帶頂著大學學歷陪酒的女大學生上床,一次,兩次,三次,直到約好長期包養,事情起碼進展半年一年以上。她當場大哭,衝到廚房抓起那把俗稱為菜刀的肉刀追在丈夫身後一路尖叫哭罵,當街瘋狂追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