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1日 星期一

過剩(女性化霸凌七十八)

能安然度過四十歲而不慘死於婚姻淫網,功德歸三寶護佑與女性主義哲學訓練。斷欲去愛、割愛去貪的佛法義理且留待專章詳述,俗諦上的女性主義哲學訓練或許反而能第一線替受盡逼婚壓力折磨的華人女性解套。

事實之一:人口過剩的向來不是華人女眾,而是生育太多的華人男眾。

事實之二:剩女壓力是父權文化的詭辯錯置手腕,由於父權文化偏坦男眾成員,惡意把婚姻市場的供需失衡壓力從過剩的男性成員身上硬生生轉嫁到人口不足且相對稀有的女性成員身上。

事實之三:華人傳統刻板性別文化視女性為家庭守門員與無償終身職家庭照護者,家庭生活長期灌輸女兒保健常識、養生知識、家務技能,很少對兒子施以相同的生活訓練。兩性養成教育方向迥異,多數單身華人女性有能力照顧自己一生,多數華人男性卻無法獨立承擔完全沒有母親、妻子、女兒等異性家人共住的生活。簡單來說,相對失控且強烈的情欲執著與嚴重欠缺生活保健照護能力的刻板性別角色令多數華人男性在人生過程當中強烈依賴華人女性,依賴度高到完全無法忍受單身。

我本人也被逼戀逼婚一輩子,從出家前被逼到出家後沒完沒了。不過,由於早年大量薰修女性主義理論與閱讀性別研究論文,很早就認識華人情欲市場的真相:過剩的華人男性香火讓華人女性成為稀有爭奪對象。既然知道,親族長輩掛在嘴上的「老姑娘」、「老處女」、「老姑婆」這些落伍過時的傳統性別歧視恐嚇就起不了作用。明明緊張焦慮的是兒子推銷不出去卻拼命製造污名給女兒背的華人家庭根本就是現世性別歧視地獄,年輕的我認為被社會壓力騙入婚姻是華人女性自討苦吃、自尋苦海、自貶身價。華人社會重男輕女又深切執著香火文化,不肯公開承認兒子生太多是民族錯誤,倒是千古把高壓惡意移轉給相對稀少的女性人口。

在年輕時代,我觀察到朋友圈內的情欲市場失衡。男性朋友圈始終上演不完把妹戰爭,總是一拖拉庫男孩爭搶少數幾個女孩,相反的,女性朋友圈的苦惱都是被很多追求者包圍不知選誰或爛桃花爆到心煩意亂的問題。異性戀朋友圈如此,同性戀朋友圈也一樣。在同性戀朋友圈,不論男同性戀或女同性戀,性別角色扮演傾向男性化的一方人數總是過剩,集體爭奪相對稀有的「妹妹」(不了解為什麼男女同性戀習慣如此稱呼相對女性化的一方,總之俗諦現象是這樣)。以「物以稀為貴」的供需市場法則來說,正常的反應是過剩方要低聲下氣追求稀有方才對,為何華人社會把龐大的逼婚壓力強加到稀有的華人女性身上?因為華人重男輕女。華人以男為尊,縱使華人男性人口過剩的事實令男性在情欲市場上大幅貶值也要維持華人男性高高在上的社會評價與顏面。

「剩女」是假議題。華人女性只是被父權社會祭出來遮蓋華人男性人口過盛的社會問題的代罪羔羊。珍貴且稀有的華人女孩兒,妳哭什麼呢?父權社會故意把社會高壓強加給妳是一場文化詐術,妳才是婚戀市場上「人以稀為貴」的強勢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