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9日 星期六

為童年默哀

佛法的聞思修訓練會顛覆慣性思考模式,讓一個人的思考理路從果地向因地移動。

隨機殺童慘案事件一再發生,台灣度過好幾場悲傷兒童節。每一年,成人們怒吼死刑,為死刑發聲,為死刑奔走,為果報現前處決罪犯的殺人公權力眾怒成城,為兒童脆弱的生命感傷哭泣崩潰,可是少見因地防堵思惟。

學佛後我再也不參加遊行了。如果真的要為兒童遊行,我們迫切需要的是一場主張跨界教育整合、從根本強化社會安全網的遊行--每個死刑犯都是嬰兒、兒童長成的,每個殺人魔都曾經是被大人守護的新生代,每個被全民咒怨唾棄的死囚都曾經是被保護的可愛小孩。

真正的危險在於成人沒有能力提交水準夠高的教育成果,想保護所有兒童的同時就意味一併保護了「長大變老以後會殺死其他幼童的殺人魔」。如何提振確保新生代不成為殺人犯的教育權恐怕比爭取處死變成殺人犯的新生代的殺人權更急迫。若因地上有本事教出「零殺人魔養成率」的優質兒童,果地上就不必為了要不要處死「不幸變成殺人犯」的犯罪成人而爭論不休。因地上若拿不出夠格的兒童教育品質與人格教育成果,果地上就有殺不完的死囚。

今年的兒童節,我關掉新聞,不想閱讀任何兒童笑臉。我不知道有哪些天真可愛的小朋友長大會變成殺人魔,從全民力保的珍貴生命搖身變為全民叫殺的報廢垃圾。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