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 星期五

老強的噴葬

善變季節,冷熱無常,雖道是春,時而微寒似秋,或即酷熱如夏。重啟冬眠的電風扇,忽地一連串清脆巨響,在微鞭炮似數秒驚爆聲後散落一地「巧克力碎片」。電風扇哪來的巧克力?拾起一觀卻是片片死苦顏色。乾扁的細緻衣紋與殘存的風乾臟器被奇冷的雪冬保存地極好,不臭不腐,甚至帶有幾分無言說法的禪宗美學。

陪我吃素的小強長成老強,老強躲在電風扇機殼裏過冬,靜靜地往生了。牠沒有火化、移骨、入塔、入土,沒有水沉以大海或深埋以養樹,沒有餵眾生以天葬或安眾生以祭儀。牠的葬禮打破人類發明的生死藝術規格,結合現代科技產品,成為一場以科學動力噴發後銷歸空性的死亡行動藝術。

非常有創意的身後事。哪怕是死苦,都要為此界餘眾開示一場終極無常:諸法畢竟空寂,有為幻起滅,了無一法可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