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 星期五

咖啡餅干

棺木上的佛旗像是入了定,風撲亦動不得。動的是誰?您還是那健步如飛的老者,輕鬆邁步經行在前,任後頭小短腿的徒兒拼死拼活快走也無從追。「唉呀,這業障小短腿!豈止打坐不如師,連走路也不如!」不能跑,不能衝,倒有空打妄想!心太閒?

我的確無比思念,心太閒。

俗家爸爸老不在家,不喜歡陪我吃飯也懶得講人生道理,會天天笑咪咪一起用齋又經常見面互動的是出家爸爸。出家師父比在家父親還親。我喜歡替師父沖茶備餅,喜歡看老人家吃茶吃餅的禪境。光看都幸福。我張大幼稚的雙眼,熱切地盯著老人家的每個表情,每個動作,每一句話。

「好吃!」老人家憐愍小孩子的一片痴心,特地開緣為毫不執著的咖啡餅干讚美一句,我馬上裂嘴笑開來,樂不可支,心都飛上雲端。好棒啊,我喜歡的、中意的、精挑細選的被師父肯定了!我渴望每一句來自師父的讚美。在長達十幾年毫無美言卻惡口連篇的異性戀家庭生活中累積的重大人生挫折與深覺完全不被長輩接納、肯定、喜愛、珍惜的無解自卑反而是在外界以為無情無染的佛門師生道誼中被療癒、修復、安慰了。誰說出家無情?慈悲心的溫暖遠勝俗情,難以言喻。

我一生不會忘記師父教我品嘗過的趙州茶,飲不盡,湧不休。為報師恩只有猛傳仙咖啡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