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6日 星期六

寒山詩(261~280)

二百六十一、

又見出家兒,有力及無力。
上上高節者,鬼神欽道德。
君王分輦坐,諸侯拜迎逆。
堪為世福田,世人須保惜。
下下低愚者,詐現多求覓。
濁濫即可知,愚癡愛財色。
著卻福田衣,種田討衣食。
作債稅牛犁,為事不忠直。
朝朝行弊惡,往往痛臀脊。
不解善思量,地獄苦無極。
一朝著病纏,三年臥床席
亦有真佛性,翻作無明賊。
南無佛陀邪,遠遠求彌勒。

二百六十二、

常聞國大臣,朱紫簪纓祿。
富貴百千般,貪榮不知辱。
奴馬滿宅舍,金銀盈帑屋。
癡福暫時扶,薶頭作地獄。
忽死萬事休,男女當頭哭。
不知有禍殃,前路何疾速。
家破泠颼颼,食無一粒粟。
凍餓苦悽悽,良由不覺觸。

二百六十三、

上人心猛利,一聞便知玅。
中流心清淨,審思云甚要。
下士鈍暗癡,頑皮最難裂。
直得血淋漓,始知自摧滅。
看取開眼賊,鬧市集人決。
死屍棄如塵,此時向誰說?
男兒大丈夫,一刀兩段截。
人面禽獸心,造作何時歇?

二百六十四、

我見轉輪王,千子常圍繞。
十善化四天,莊嚴多七寶。
七寶鎮隨身,莊嚴甚玅好。
一朝福報盡,猶若棲蘆鳥。
還作牛領蟲,六趣受業道。
況復諸凡夫,無常豈長保?
生死如旋火,輪回似麻稻。
不解早覺悟,為人枉虛老!

二百六十五、

寒山有一宅,宅中無欄隔。
六門左右通,堂中見天碧。
房房虛索索,東壁打西壁。
其中一物無,免被人來借。
寒到燒軟火,饑來煮菜喫。
不學田舍翁,廣置田莊宅。
盡作地獄業,一入何曾極。
好好善思量,思量知軌則。

二百六十六、

寒山無漏巖,其巖甚濟要。
八風吹不動,萬古人傳玅。
寂寂好安居,空空離譏誚。
孤月夜長明,圓日常來照。
虎丘兼虎溪,不用相呼召。
世閒有王傅,莫把同周邵。
我自遯寒巖,快活常歌笑。
沙門不持戒,道士不服藥。
自古多少賢,盡在青山腳。

二百六十七、

自聞梁朝日,四依諸賢士。
寶誌萬回師,四仙傅大士。
顯揚一代教,作持如來使。
建造僧伽藍,信心歸佛理。
雖乃得如斯,有為多患累。
與道殊懸遠,拆西補東爾。
不達無為功,損多益少矣。
有聲而無形,至今何處是?

二百六十八、

我見凡愚人,多畜資財穀。
飲酒食生命,謂言我富足。
莫知地獄深,唯求上天福。
罪業如毘富,豈得免災毒?
財主忽然死,爭共當頭哭。
供僧讀疏文,空是鬼神祿。
福田一箇無,虛設一群禿。
不如早覺悟,莫作黑暗獄。
狂風不動樹,心真無罪福。
寄語兀兀人,叮嚀再三讀。

二百六十九、

心高如山嶽,人我不伏人。
解講圍陀典,能談三教文。
心中無慚愧,破戒違律文。
自言上人法,稱為第一人。
愚者皆讚歎,智者撫掌笑。
陽燄虛空花,豈得兔生老。
不如百不解,靜坐絕憂惱。

二百七十、

儂家暫下山,入到城隍裏。
逢見一群女,端正容貌美。
頭戴蜀樣花,胭脂塗粉膩。
金釧鏤銀朵,羅衣緋紅紫。
朱顏類神仙,香帶氤氳氣。
時人皆顧盼,癡愛染心意。
謂言世無雙,魂影隨他去。
狗咬枯骨頭,虛自舐唇齒。
不解返思量,與畜何曾異?
今成白髮婆,老陋若精魅。
無始由狗心,不超解脫地!

二百七十一、

昨到雲霞觀,忽見仙尊士。
星冠月帔橫,盡云居山水。
余問神仙術,云道若為比。
謂言靈無上,玅藥心神祕。
守死待鶴來,皆道乘魚去。
余乃返窮之,推尋勿道理。
但看箭射空,須臾還墜地。
饒你得仙人,恰似守屍鬼。
心月自精明,萬象何能比?
欲知仙丹術,身內元神是。
莫學黃巾公,握愚自守擬。

二百七十二、

我有六兄弟,就中一箇惡。
打伊又不得,罵伊又不著。
處處無奈何,耽財好婬殺。
見好薶頭愛,貪心過羅剎。
阿爺惡見伊,阿孃嫌不悅。
昨被我捉得,惡罵恣情掣。
趁向無人處,一一向伊說。
汝今須改行,覆車須改轍。
若也不信受,共汝惡合殺。
汝受我調伏,我共汝覓活。
從此盡和同,如今過菩薩
學業攻鑪冶,鍊盡三山鐵。
至今靜恬恬,眾人皆讚說。

二百七十三、

我見世間人,堂堂好儀相。
不報父母恩,方寸底模樣。
欠負他人錢,蹄穿始惆悵。
箇箇惜妻兒,爺孃不供養。
兄弟似冤家,心中常悒怏。
憶昔少年時,求神願成長。
今為不孝子,世間多此樣。
買肉自家噇,抹嘴道我暢。
自逞說嘍囉,聰明無益當。
牛頭怒目嗔,始覺時已曏。
擇佛燒好香,揀僧歸供養
羅漢門前乞,趁卻閒和尚。
不悟無為人,從來無相狀。
封疏請名僧,嚫錢兩三樣。
雲光好法師,安角在頭上。
汝無平等心,聖賢俱不降。
凡聖皆混然,勸君休取相。

二百七十四、

勸你三界子,莫作勿道理。
理短被他欺,理長不奈你。
世間濁濫人,恰似黍粘子。
不見無事人,獨脫無能比。
早須返本源,三界任緣起。
清淨入如流,莫飲無名水。

二百七十五、

三界人蠢蠢,六道人茫茫。
貪財愛婬欲,心惡若豺狼。
地獄如箭射,極苦若為當?
兀兀過朝夕,都不別賢良!
好惡總不識,猶如豬及羊。
共語如木石,嫉妒似顛狂。
不自見己過,如豬在圈臥。
不知自償債,卻笑牛牽磨!

二百七十六、

多少般數人,百計求名利。
心貪覓榮華,經營圖富貴。
心未片時歇,奔突如煙氣。
家眷實團圓,一呼百諾至。
不過七十年,冰消瓦解置。
死了萬事休,誰人承後嗣?
水浸泥彈丸,方知無意智!

二百七十七、

推尋世間事,仔細總要知。
凡事莫容易,盡愛討便宜。
護即弊成好,毀即是成非。
故知雜濫口,背面總由伊。
冷煖我自量,不信奴唇皮!

二百七十八、

棲遲寒巖下,偏訝最幽奇。
攜籃採山菇,挈籠摘果歸。
蔬齋敷茅坐,啜啄食紫芝。
清沼濯瓢缽,雜和煮稠稀。
當陽擁裘坐,閒讀古人詩。

二百七十九、

雲山疊疊連天碧,路僻林深無客遊。
遠望孤蟾明皎皎,近聞群鳥語啾啾。
老夫獨坐棲青嶂,少室閒居任白頭。
可歎往年與今日,無心還似水東流。

二百八十、

丹丘迥聳與雲齊,空裏五峰遙望低。
雁塔高排出青嶂,禪林古殿入虹蜺。
風搖松葉赤城秀,霧吐中巖仙路迷。
碧落千山萬仞見,藤蘿相接次連谿。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