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7日 星期三

小虎牙女孩

老師同學們高達九成以上早清楚我的出家計劃,已個別祝賀完畢。她約我到台大附近走走,我說好。我騎著破不拉機的中古機車,從車上跳下,手肘夾個廉價安全帽,全身上下都是地攤便宜貨,靜靜吹著風,她突然回眸一笑:「我們一起住,一起考律師,好不好?」我停下牽車的手,吃驚地看著她。

她的小虎牙開開合合前因後果,我始終不確定她是怎麼會認識我的。「我畢業後確定會出家。」我直來直往。她不死心地再遊說一遍,我重頭確認一遍。她很清楚我的概況,甚至不驚訝出家的決定,只是不放棄、不死心、不想錯過。

小虎牙女孩是個謎。許多年過了,我想破頭都想不起她的名字,可是對造型亮眼的小虎牙超級有印象。她是我出家前最後一份真誠的祝福;或許現在也依然是司法界又萌又美的中堅菁英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