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無甚奇特 Nothing Special

很多年前初發現腫瘤時完全打亂修行生活,奇奇怪怪的症狀很多。名醫佛子以爸爸心、護法心深心護念,多所關心,多所了解。身為大護法、老護法,視年輕僧寶如親生子女。

「天天昏睡,有時一天睡十五六小時不醒,怎麼辦?」

「就給它睡,不理它!」

免開刀,免化療,免針藥,以佛法調,調到風險漸小。

小僧是過來人。我認為台灣癌症多年高居死亡榜首不是台灣醫療不發達,而是現代化生活太軍事化、高速化、壓力化,客觀因緣業力使病人無法全歇全放。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