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6日 星期日

老花眼之見性非眼?

我想衝破這場定業。

佛教界有許多關於眼睛的傳說,不僅是核心修證上的見性成佛(心眼),還有業報受身上的六根互用(肉眼),甚至是純就俗諦論俗諦的眼科醫方明。

在升學掛帥的台灣民風下,早在兒童期就患上近視散光病眼的我學佛後一如大量前輩所言:愈讀經教文字般若視力愈恢復正常,二十幾年下來度數不斷下降,換新眼鏡的理由往往是因為視力又再度進步了,非關老花不老花。不過,忍色身忍這二十幾年下來,有一種失控的定業我卻始終衝不破:年紀幻覺。

理論上,驗光師學有專精,對人類的視覺、光學、色彩學、視力作用的科學真相比不專業者更有認識。連熟諳視覺作用原理的驗光師都誤判我的年紀只有區區二十幾歲這麼小,明明比我年幼許多卻用打量小師父/小女生的頑皮表情邊研究我的五官邊誇很會保養,我明白事情大條了。

台灣社會是一個著迷色身的社會。同樣注重身體外貌,作為「外貌聯合國」忠實成員,台灣與美國相反:美國社會重用青壯年為社會核心,看重青壯年人口的衝勁、理念、與創造力,台灣社會重用老衰人口為社會核心,看重老衰人口的人脈網絡與穩定度。在台灣,(看起來)年輕的身體只會被群眾當成生產工具不斷催戀催婚催生催淫欲功能,不停地將群眾的心念從精神性靈面移開,正念下墮。由於群眾經年累月搞錯重點,找我談禪、心、法、義者比例很低,找我胡扯風花雪月的淫染生殖話題者比例驚人的高,含出家眾在內,對佛研所薰修的實相理門或長期接眾的大乘行門心得沒興趣倒一直追問出家前的身家背景或業障情史那些沒半點屁用的世俗五四三。

我嘗試過大量足以促使色身老化的法門,沒有一樣見效。故意長期熬夜,長期吃素食泡麵,迴避養顏美容食品或保養品,不吃早餐,憂國憂民鎮日思惟嚴肅議題不讓精神世界年輕化……奇怪的是世俗醫方明教導眾生抗老的促老禁忌用在我身上就是沒效。全身上下唯一令人滿意的只有白髮,而且它還是出於家族遺傳的少年白基因「天生麗質」,白髮冒了快三十年還沒百分之百霜雪化的緩慢算是美中不足。盛言誇獎我「會保養」的俗眾很多,全都證明我私底下努力實踐的「催老法門」完全無用。

在一個嚴重物化女性、將女體化約成子宮生產機器的香火社會,外相年輕不是福報,是業障;而且是遮障大乘行門具體實踐的巨大業障。我想衝破這場定業、別業,卻在身見掛帥的香火社會徒勞無功。萬一轉不了定業,法緣始終不現前也無妨;放下。只要證果而死,不枉此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