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1日 星期三

發現

選項不多;她只能用發現來解決

她長得很好看;不,該說實在太好看了。好看到走在路上,誰都忍不住要多看幾眼。那樣的她,從很小、很小開始,就習慣被男女老少喜愛;被男人追也被女人追。

「結果,業障就來囉……」
「業障?」
「一個眼睛好大、好大的女生。」
「哦。」

兩個女生太要好,她的青少女時代活出一段鬧得滿城風雨的醜聞。對年輕人有點殘忍;整群已婚老人指責她們太那個。痛苦幾年後,再遇見她時,她用成人--不,在成熟世故與隨業流轉間曖昧的半睡半醒,大聲笑著,一臉幸福。

「我發現、發現我是雙性戀耶!我也會喜歡男生... ...」
「特地來找我報告做什麼?」
「他真的很帥,我同事……我們好有話講哦。」
「哦。」

一對男女太要好,在職場也一樣,不正式公開交往或認真結婚,不被眾人認同,又是醜聞。對才成年不久的人還是有點殘忍;整群已婚老人看不慣他們公私不分太那個。閒話多了,工作丟了,人被拆了,一邊一個。她好興奮能拋掉身份認同、陳年舊傷的痛苦;對職場的人際現實尚未認清。看來,找上外型討好的男同事曖昧一場的社會功能其實在此;也沒真的多喜歡、多當真、多深刻,被踢出職場半點難過也無。橫豎都是醜聞,雙性戀比同性戀輕鬆多了,她當然高興。

「會不會有一天,妳又發現妳其實是個異性戀?」
「很難講……」
「那,改天又高高興興來告訴我,說打算要結婚生小孩了?」
「喂,你這個人真三八!」

她忽然好用力地打了我一下。還真的疼。「這小鬼……」看她稚氣的笑顏、比我高大許多的身形,一痛讓我忽然想起來一件微不足道的往事。的確,是一件我始終把她當成需要大人照顧的清純小女生,才始終不放心上的一件小事。在一個下大雨的平凡夏夜,燈光下,我半認真、半開玩笑地陪她聊小孩子最愛的話題:星座、血型、八字、……。

「喂,妳好像我老婆。」
「啊?妳說什麼?」
「我說,妳好像我老婆。」
「亂說什麼啊?小鬼頭!」

我當場瞪了她一眼。這亂七八糟的小鬼;不是才訴苦完青春期被流言八卦亂槍橫掃的成長創傷,現在大姐姐好心陪妳,聽妳講講小孩話,就沒大沒小啦?還是被眾人中傷、歧視、排擠、講閒話放八卦,幾年下來還修理不夠?信口就亂道,難怪!

小鬼就是小鬼;等從國外留學回來,是不是又要亂笑一氣,大笑著飛奔來告訴我,妳利用一個異邦男子來證明妳其實算是個異性戀啊?妳的「發現」招數,恐怕會擊倒所有台灣現行的性別教育課綱吧?大姐姐真是被妳打敗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