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0日 星期四

野孩子時代:女性化霸凌(四十)

「誰是野孩子?」

「這年頭有誰不是野孩子?」 

年輕的她恃寵而嬌,說話經常得罪人。鄉下的家將她保護得太好,以至於在都市生活幾年下來竟然學不會基本的人際互動禮貌。她開口閉口最喜歡講:「我家……我爸我媽……我……我們都上哪間百貨公司買高級禮物……我從來不逛夜市……你好像一個沒有爸爸媽媽的野孩子喔!」

在都市長大的小孩很少敢當面說這種輕賤他人出身的惡話。大家明白她從鄉下來都市求學,處處讓她,時時原諒。不過,再年輕的女孩都註定要老。怕老,怕老了變醜,更怕醜了沒有婚姻市場,三兩下就論及婚嫁。嫁完隨俗火速生子,又隨俗過雙薪家庭人生。她萬萬沒料到的是,當年經常以自身家境為豪、喜歡嘲弄他人出身的她會成為眾人口中的八卦女主角。

認識她的人非常喜歡八卦她的兒子。會結婚不見得熱愛婚姻;會生兒子不見得疼愛兒子。兒子出生未久,她將他丟給老家的父母親代女育孫,和丈夫雙雙在都市共同打拼雙薪人生。對小男孩來說,父母親成為每週或每半月會客一次的客人,不是日夜共處的家人。從文化意義上來講,他成為都會經濟的時代犧牲品──也就是有生物學上的父母卻沒有社會學上的父母:一個沒有爸爸媽媽的野孩子。

現代社會或許打造出另類「野孩子時代」吧?這樣的人球小朋友隨處可見可聞。或是父母在都市打拼將孩子寄養在鄉下老家,或是父母出國設廠讓孩子輪流寄住在不同的親戚家,或是父母分居兩國各忙各的事業讓孩子經常泡在台灣親眷家……現代家庭早就不是過往想像中的模樣。

(更誇張的是,也有異性戀夫妻生完小孩又不想日夜照養,乾脆交給親族裏的同性戀親眷長期代理帶小孩--檯面上似乎還在為同性婚姻合不合法鎮日吵鬧的台灣,民間早就有同性戀伴侶在成雙成對地替「只生不養」的異性戀夫妻帶小孩了,行之有年)

有勇氣生小孩還只是悲慘世界第一步,生完下一步更慘──父母迫於經濟壓力或事業需要而長期不在場,讓大量新生代成為父母在成長過程長期缺席的正宗野孩子。當成人還在使用過時的定義爭論家庭制度時,怎麼沒有人針對這個議題請教活在「新興家庭模式」中的大量現代野孩子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