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2日 星期六

國族現前,修行真難

華人在國族迷思裏一受困就是一輩子,很難修行。

國族分別心一起,別說「眾生平等」、「佛性本具」、「人皆可悟」、「三世諸佛」、「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等基本道理擺一邊去,還經常展示口頭高論和平、軍事廣設武器這種言行不一、表裏不一、理事不一的身心二元割裂表現。有了國族就分別人我,有了國族世界上就有敵人、仇家、權謀、屠殺。

華人的國族認同本來就是破碎、分歧、沒有共識又充滿爭議的。長期在帝國獨霸專制下的百姓多數欠缺支持多元包容文化的基本人生共識,往往年紀愈大、距離帝制時期愈近、觀念上的國族分別就愈充滿內在矛盾與人際仇恨。

老人家通常一生被洗腦「中華民族」這個社會標籤,但是對於民族內涵完全沒有任何共識。有的很介意本省外省,有的親共反共,有的仇美仇日。有的只認漢族,默認唐朝胡人卻不認清朝滿人。有的只選擇性認同正面歷史,否認出征屠殺全球的元朝蒙古人是中國人的一份子。有的對八國聯軍葬送中國皇朝的大國帝運的軍事入侵恨得咬牙切齒卻百分之百無條件原諒且大力稱許漢、唐、元、明、清等諸大皇朝長年對外征戰屠殺、強占異族女子的皇室惡行。老人通常只要開口提到「中華民族」四個大字,兩種極端的矛盾表述會同時現前:

首先強調該族的偉大、光榮、和平──「愛好和平」,對外說法。

其次絲毫不掩飾對外族的強烈仇恨──「外族」的定義因人而異,有的強調英美日法等世界強權,有的加納元朝蒙古人,有的包攝大清皇朝的滿人,有的隨興挑選幾個中意的邊疆少數民族或原住民,有的公開排斥幾個不中意的邊疆少數民族或原住民(最明顯的事例是公開強烈否認具有母系社會特質的少數民族,哪怕他們在同一塊土地上生存的年代甚至比後來居上的漢族更悠久)……詮釋各異之餘,老人家通常有個奇妙的共通點:嚴重忽略幾千年混血通婚下來華族成員有高比例是跨國跨種跨族群混血兒的生物事實──若真要認真找百分之百具足中原漢人血統、沒混雜到半分異族基因的純種漢人恐怕相當困難。

若是針對華人基因碼對兩岸三地兼全球華人移民進行全球億人大民調的話,「中華民族」恐怕只會淪為一個空有政治妄想卻沒有生物基礎的人為發明。這也是華人可悲之處:社會過度泛政治化,政治洗腦深化,普遍欠缺跨種跨國的人道關懷與普世價值,橫說豎說只不過就是充滿超英趕美當上世界第一強權的政治野心,人生貧乏到只剩政治。

由於政治洗腦太嚴重,這類政治野心深入民間百姓心理──講到這個,什麼「菩提心」、「平等心」、「清淨心」、「慈悲心」、「喜捨心」、「恭敬心」、「同理心」……全忘得一乾二淨。

全球還沒破一百億人口大關,為了區區一個國族認同就仇恨或鄙賤占全世界百分之八十人口以上的「異族」,試問華人修行能有多大成就?狹義的政治洗腦遠遠勝過廣義的人文素養,心量小小的。愈執著政治或國族則心量就愈小,一輩子聽佛學名相聽到滾瓜爛熟、倒背如流也徒然只是種種善根罷了……

華人的共業如此:人生如此貧乏,貧乏到只剩沒完沒了的政治。不知星系之美,不見天地之廣,不成萬物之和,不悟心性之理,人生窮鬥到只剩最醜惡的政治。障不重不生娑婆;業不深不困於政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