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7日 星期一

少女事件

是誰得罪了女校長?她們苦思不得其解。

一大清早才發現女同學陳屍在教室,她就立刻宣布她們三個人是謀殺同學的壞人,厲聲指責她們要共同負責,以死謝罪。冤枉?很冤枉。可是,在這個無法無天的世界裏,女校長就像女皇帝一樣,她說了算。

她們不是愛莉絲,不是身陷惡夢的逐兔小女孩。一個感性地四處哭訴說命案不是她犯下的,一個理性地明察暗訪追緝真兇,一個平靜而沉默地等死──雖然她沒有錯。她完全沒有顯示出任何求生掙扎,其他兩個動作頻頻的女同學忍不住問她:「為什麼妳不平反?為什麼妳不申訴?難道妳甘心被她殺頭?」

她揚起頭,給她們一個輕巧靈透、十月秋風般的答案:「死刑很好啊!對這個世界我早已絕望,對她的專制我也不抱任何希望。從此再也不用日日夜夜跟那種人生活在同一個世界裏糾纏,死亡不是很好嗎……」

都無冤訴究竟是有修行、有涵養、有難行能行難忍能忍的功夫,還是只是完全對這個世界的人們絕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