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日 星期日

婚禮上的父親

父親依俗禮跑遍親族後輩的喜宴,喝喜酒,包紅包,說恭喜。

長輩提起心愛的女兒出閣或臨盆,我也依俗諦真心歡喜說恭喜。

「你爸爸常常提起你,說他很遺憾。」升格為祖父祖母、一臉幸福寬慰的長輩深深注視我的雙眼──慈祥的雙眼看見什麼呢?是看見現出家相的親族還是看見當年被自己深擁在懷裏的奶香嬰兒?是看見我們過往美好溫暖的家庭生活記憶,還是心疼出家生活的繁忙或平淡?

婚禮上的父親經常談起出家的女兒,給所有親族的表面印象是他好捨不得女兒出家,好遺憾。父親將父女間的秘密嚴封在心底,竟然一輩子沒向親族透露過半句真相──女兒求出家那夜,他親口說:「你就去出家啊!」

他親口放女兒出家,再把親族間的俗務及質疑留給他自己一手去擋。我明白世間上不是每個想出家修行的子女都會有肯放手的父母雙親。我更明白如願出家的出家眾背後不見得有這樣犧牲自己、隻身擋下親族壓力的護法型父親。

別家父親嫁女兒,贏得有形有相、有身體有基因、幾世幾代的香火。我家父親成全女兒出家,贏得未來千千萬萬年無量佛教四眾弟子感恩他為末法時期再多延續一支僧脈。或許世俗親族未曾有半個人親口恭喜過父親生下一個出家子,但是全球有無量無邊跨國籍跨種族跨階級的佛教四眾弟子必定深心恭喜他。

祝願天下發心出家者如願順利出家。

祝願天下有意成家者如願幸福成家。

在家出家,所求如意,隨心滿願。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