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8日 星期二

滄桑

人前,她總裝作完全不認識我。下巴抬得老高,目光冷淡而倔傲。
人後,她拉住我天南地北說個不停,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兒子。

「那群人,規矩都是訂給別人守的啦!」

當個安靜的聽眾就好,無言以對。

「那群人,規矩都是訂給別人守的啦!你懂嗎?」

微笑,尊重長輩,點頭表示聽到。

「規矩都是訂給別人守的啦!哎……」

我同情所有在白色恐怖時期出生成長、進而養成無可救藥的口是心非雙重人格的時代共業病變的可憐尊長。表面上服從退讓,實則一身逆骨傲氣。看起來口風很緊,私底下滿腹怨恨。彼此配合引經據典、談道論德的面子文化,也彼此配合像病毒流感一樣普遍的通姦外遇。

她得到了。她失去了。

背叛群眾,也被群眾背叛了。

權位不再,風光不再,群眾的巴結獻媚、拉線抬轎也如煙消散。

她老了。

最後她只求守住兒子。

她低聲下氣度日,只求替兒子保住工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