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7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血珍珠 The Bloody Pearl

大富翁已經家財萬貫,心猶不知足。縱使庫藏溋溢,少了血珍珠就是失色!大富翁徵求大批人馬共同入海採珠,幾番辛苦,歷盡險難,最後終於如願找到了。大富翁為誘導大血蚌張口露珠,不惜親自放血,將鮮血用皮袋密封好,吊掛在海底深處,再趁大血蚌聞到腥濃血味、張口欲食的當下將牠剖殺,偷得蚌腹上的稀有血珍珠。

世間上貪愛珠寶的男男女女為數相當多,但是,很少人知道取寶的過程通常不免殺生──小則屠殺眾生,大則謀財殺人。大富翁一行人為了打造血珍珠珮,整整耗費三年的時間,屠殺無量大血蚌,才蒐集到足以加工的數量。三年以後,這群貪圖珠寶的烏合之眾看到大富翁拿著新製成的血珍珠珮到處炫耀時,終於再也壓抑不住他們深埋心底的嫉妒與貪婪。

為財而聚,為財而散。採珠團成員在殺完三年的大血蚌後,集體合謀將大富翁推落到一口古井裏,奪走他視如己命的血珍珠珮後一轟而散。大富翁一個人孤單地守在井底,靠僅有的一點井水活命。他雖然貪財愛寶,偏偏命不該絕。有一天,一頭野獅子到這口古井喝水,歪打正著地讓他發現古井通往地面的通道。等野獅子喝飽離去後,他就沿途摸索、一路向上,十分幸運地逃生成功。

千辛萬苦撿回一條命,大富翁有沒有就此放下對稀世財寶的執念?沒有。他馬上趕回村落,親自到採珠團團長家裏大呼小叫:「你給我出來!你搶走我的血珍珠珮,以為全世界都沒有人知道嗎?你這個見利忘義、謀財害命的壞東西!現在趕快拿出來還我,我就不向官府告發你!」他登門一鬧,對方就怕了。一怕之下二話不說馬上拿出血珍珠珮,就此物歸原主。

命撿著,寶也討著了。大富翁跟世界上其他富人一樣,勞苦奔波一生累積遺產圖的也不過是在自己往生歸西後有後代接手繼承。他興沖沖地踏上歸程,把血珍珠珮當成傳家之寶,交給兩個寶貝兒子把玩。

三毛:「嘿,你看,爸爸給的寶貝!」

五毛:「紅通通的,又冰又透又滑又亮,好有趣啊!」

老爸:「傻兒子,這是血珍珠珮哪!猜猜它打哪來的?」

三毛:「我知道!它是從我的布囊裏長出來的!」

五毛:「笨蛋,才不是!它是從古董甕子底長出來的!」

老爸:「哈哈,笑死人了……」

老媽:「老頭子,你在笑什麼?」

老爸:「哈哈,妳看看,老子為了取寶吃盡苦頭才有兒子繼承家業,哪知道這兩個臭小子呆頭呆腦的,搞不清楚前因後果,顛顛倒倒的,還以為血珍珠珮是在容器裏自動長出來的!」

祖上無德,且貪且殺。不擇手段的祖先徒留稀世名珍、萬貫家財給後代不肖子孫,再慢慢家道中落、衰敗,回到一無所有的原點──從空到空,幻化如夢,人生在世究竟欲望貪圖些什麼呢?


原典出處:《眾經撰雜譬喻》

-延伸思考向度-

佛告阿難:「汝但見我成佛,不知我從無數劫學之勤苦,至今乃得謂之為易,如彼嬰兒謂珠生囊中矣!」是以修諸萬行,積功累劫,非但一事一行一身而可得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