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0日 星期三

狼與羊:殘酷版宗教詮釋

出於嗜血本能,狼吃羊。牠追逐、補獵、撕咬、殺死牠,沒有道德罪惡感或阻止肉癮的是非善惡判斷。生存合理化一切,狼說。我打出世就註定這樣。羊肉很嫩,羊血很香,羊油很肥美,羊的兇死是我狼族的美食天堂。

本能屬業力造作果報,欲界眾生本即充滿屠殺。狼的思考重點在於食物(人吃豬也是出於相同的生存邏輯):食欲。羊的思考重點在於求生(人為求生屠殺感染狂牛症的牛或感染禽流感的雞也是出於相同的生存邏輯)。至於該不該為了救羊而殺狼的修行道德命題(不殺生戒的大小乘詮釋解讀)相形之下反而是種認知奢侈了。

羊在狼嘴裏昏迷,血在流淌,奄奄一息。此時此刻,談空性很殘忍,談心有境無或唯名假立的知見戲論更殘忍,祭出大量知解說法卻不理會現實人生也很殘忍。佛法詮釋若用錯地方、表達錯誤,眾生掉頭就走,以為這麼殘忍、沒同情心、對被害者落井下石又替加害者找台階下的宗教講的一定不值得相信,不如相信愛是真理或滿足欲望享樂去吧?

殘酷詮釋(一)

一切都是空的。羊空、狼空、殺空,通通空,牠死給牠死,不理它。

殘酷詮釋(二)

羊會被狼咬死一定是羊上輩子造業或羊欺負過狼,三世因果!牠死也活該,不理它。

殘酷詮釋(三)

萬法唯心造,境界都是假名安立,並非實法。羊是假,狼是假,羊被狼吃的境界是假有妄境,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不理它。

殘酷詮釋(四)

羊自己過去世造業投胎到畜牲道受殺報,個人造業個人擔,那是羊自己的錯,何必救?不理它。

殘酷詮釋(五)

若是修行人,不見世間過。會看到狼殺羊就是看到世間過,看到世間過就代表自己不清高、沒修行、看別人不看自己,覺得世間有過就是自己有問題。世界很美麗,眾生很美好,地球上一切都沒問題,不需要改善、檢討、修正,因為世間無過。

佛法在地球上的弘揚規模很小並非佛陀的教法本身有問題,而是後人的不當佛學詮釋讓眾生質疑佛法的可信度或修行學佛的必要性。

以上述五種常見的殘酷詮釋法為例。不論立基於何種不當殘酷詮釋法都可以輕易導出以下排佛結論:「既然如此,不論是狼是羊都可以不信佛法、不修佛法,依然故我地照動物本能業力度日就好了呀!依照那五種詮釋法,修行不修行都對人生社會現實無益,什麼都不會改變,根本沒差!」

如此這般宗教詮釋,難怪眾生寧可相信愛欲、追逐五欲也不願意親近佛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