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2日 星期一

夜叉新娘:女性化霸凌(五十一)

為結婚而結婚、婚後悔婚的台灣男眾相當多。悔婚卻不願離婚。為職場公關形象、為向親族應付交待、為離婚的龐大經濟代價、甚至為已經出世的小孩子,有太多現實理由讓他們寧可保留婚姻空殼,從通姦外遇喝花酒找生活出口。

他覺得她不是當年娶到手的溫柔天使,只是披著人皮的母夜叉。她一天到晚鬧事吵架,要東要西,打罵小孩,抱怨薪水,跟他討百貨公司的名牌衣服與化妝品。他覺得身心俱疲、了無生趣。當年實在看錯人了,真的。

她愛美,節食保養三圍,鎮日細心打扮,目的在吸引男色,純屬社會化求偶行為。她的女性化表現並非出自天生性格溫順柔軟,而是因為愈符合社會化期待的性別表演會愈有婚姻市場。他了解的「她」只是她在男性面前的性別表演假面,並非做為一個「人」所自然散發的文明素養或人格特質。為此,他嚴重誤判。

他身為父權社會的強勢性別,年輕的她對年輕的他表演出弱勢性別的屈從與誘惑。但是,在他背後,她面對比她更弱勢的其他生命時完全是另一回事。她毆打親族的小孩,也打罵她自己的親生兒女,無論在肢體上或語言上都充滿暴力。她討厭動物,怕野狗野貓又打罵家狗家貓,邊虐待動物邊出言狂罵叫牠們去死一死。所以,等到丈夫的強勢社會優勢不再、淪為一個坐輪椅又依賴妻子照顧的老男人時,她的夜叉真面目就現前了。他不再年輕英俊有男色魅力,不再身體健康得以工作養家,不再擁有來去自主的生活能力,她發現他的社會角色弱化了。她開始把她原本用來凌辱弱者的手段移轉到年老重病的丈夫身上。

男眾的愚痴在於迷色忘心,很少有能力穿透女色表相去仔細觀照女朋友或準太座的人格特質。在台灣,有高比例的女眾在面對比自己更弱勢的兒童或動物(不論是野生動物或家庭寵物)時展現出驚人的言行暴力與虐待行為,但是那一面在男眾面前會完全收攝、隱藏、遮掩起來,許多鎮日追逐女色或對女性特質有不實幻想的男眾並不知道。

等到知道時已經來不及了。

覺悟到娶錯人、娶到手的是披人皮的夜叉新娘時,他已經淪為坐在輪椅上日日依賴太座又被對方惡意凌虐的老病人,一路被虐待到往生為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