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1日 星期日

盲目催生之後

香火信仰很盲目,無差別催生更盲目

她經常失業。她無法做到一般人(不論是何種教育水平)能輕易做到的事情:聽懂或看懂老闆或上司交待下來的工作指示,理解它,記憶它,按條逐項一一完成。她的文憑是在三流大學混到的,無法從事任何專業工作,連高職打工生能輕易辦到的事情她也沒辦法。

她沒有精障手冊或精障身份,卻有精障者的求職謀生困難。她的父母是一對重度精障者,明知精障有高遺傳風險還照舊結婚生育。她的妹妹領精障手冊、一輩子靠社會救助生活,明知精障有高遺傳風險與生存困境,照舊出於情欲幻想打算學父母嫁人生育。她不想陷墮在與他們類似的不幸人生處境,一再被老闆請走路,一再換工作,努力告訴全世界:「我家都有精神病,可是我不是!我很正常!」

至少她就向我這樣強調著。

不幸中的大幸是她對遺傳風險有自知之明,不打算冒然結婚生育。

大幸中的不幸是一個國家在對人口結構沒有通盤了解、規劃、考量、權衡之下長期盲目地無差別催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