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6日 星期一

科學研究資源怎麼佈局?

避孕節育不僅是性別教育或文明提昇的問題,還是科學技術發展到何等高度的科學進程問題。小僧的疑問是人類的避孕節育技術為什麼三四十年沒有什麼大長進,幾乎原地不動?

除了從黑白印刷改成數位彩印,手術行情不一樣,用字說法不一樣,大陸人流廣告跟我童年翻中國時報看的「月經規則術」內容差不多。

除了用品品牌、價格、包裝不一樣,避孕工具的實務效果跟童年時學習到的臨床效益程度也差不多,不論女方男方,使用避孕工具的效果都只有百分之九十幾,性教育也一直不普及,代代都有大量意外懷孕墮胎事件。

可是,幾十年來,地球各國科研機構拿到大筆研究資金投入各式各樣零碎、不重要、與以人本價值或人文理念為核心研究目的的研究方向無關的研究(例如小動物懂不懂彼此之間的語言,小動物有沒有感情或感覺,植物會不會聽音樂好心情而加速開花結果生長,水有沒有心情或思想,屍體是不是外星人、人類有沒有被外星人綁架、煎蛋技巧角度或打出雙黃三黃四黃蛋的機率、……這類花很多錢的天價五四三研究),卻沒有提昇避孕方法的有效性或得以大幅減少女性墮胎行為的相關科技方案。節育避孕技術領域幾乎當機了快半世紀,連大陸當今人流廣告說明的刮子宮壁方法都還停留在我童年時的墮胎技術方法,沒什麼大進步或大變化。

科學界一直以男性科學家為主力,科學研究方向及經費也大量往以男性思考為主軸的領域發展(例如現代軍武科技),卻嚴重忽視與生命、遺傳、生育、節育、墮胎、嬰幼兒或產婦身心健康相關的重要現實急迫人生問題,忽略女性科學家容易將心比心加以重視的婦幼生殖領域。再舉一例,為產後憂鬱症自殺的產婦比例有增無減,三四十年下來不但沒有突破性的治療研究或預防策略,悲劇還愈演愈烈。

我認為人流問題反應的是科研生態太父權化的問題,研究經費及資源沒有花對地方,相對忽視與人類生育行為正相關的生命科學領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