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日 星期日

客塵

若時光倒溯回上世紀,我可能會大書特書《楞嚴經》經文暨註疏讀後感,使用文言文語感與現代白話文體混用的語言寫出幾十萬字上一代教我們的標準佛教論說文。可是我遲疑了,擱置迄今。

骨頭奇痛。在掙扎起身的例行忍痛移動儀式之前,我靜靜睜眼凝望從窗隙射入的一道道陽光,看大量在陽光裏飛舞翻滾的微塵隨角度不同折射出不同的亮度,時明時暗,像陽光中的迷你星系。我們出生在灰塵堆裏呢。二十四小時,一輩子住在塵埃密密麻麻的灰塵堆,向來沒乾淨過的世界。DNA設計而成的業障代代相傳,我們的視覺遲鈍粗糙到看不見,觸覺也遲鈍粗糙到難以察覺。

啊,楞嚴。

有情界與器世界無一非妄見客塵。

若非上網讀海量居士發表的《楞嚴經》上課感想、體會、反應,我沒有機會發現法師與居士對《楞嚴經》的領悟差異這麼大。這幾年同志婚姻議題成為各國重大內政政策與人權表現的焦點議題,各國都有在家華裔異性戀佛教徒祭出《楞嚴經》經文攻擊同志婚姻──邊公開炫耀丈夫、妻室、子女(其個人性伴侶及性生活產物)邊使用四種清淨明誨的淫貪相關開示攻擊同性戀者,甚至主張凡同性戀者都應該遵守佛教義理持梵行、禁淫、不婚。除了《楞嚴經》被誤用為歧視工具,其他經文、法語、開示、俗民道德教條也一一出籠。最後我終於發現一件佛學課堂不會教的基本社會現實:有許多在家眾讀不懂佛經的訶淫教義,理解完全偏差。他們誤以為只要頒發法律認可的結婚證書後,異性戀婚姻下的淫欲就是美好的、合法的、正常的、善良的。他們誤以為佛教與道德教條訶男女淫欲的「淫」不包括異性戀夫妻性行為,最後將佛經與道德教條當成自我標榜性生活與歧視其他性傾向的工具。

有很多寺院或民間佛教團體開講《楞嚴經》的課程時開放居士聽講,但是由於講經說法的方法嚴守清末經院模式,往往以佛教術語解釋佛教術語、八宗十宗各宗各派名相互釋,以傳授抽象術語與知名法語詩偈為主,很少與現實社會人生事例結合、比對、援引、印證、思辯。居士沒有參與過純粹僧眾研討的《楞嚴經》課程,再加上一般法師為免得罪信徒也往往不敢直接道破《楞嚴經》訶淫指一切淫欲(包括異性戀夫妻性行為),沒有直接對在家眾清楚說明《楞嚴經》當機眾以出家眾為主,該經本旨在幫助出家眾明心見性並破除世俗薰染深重的淫習淫見。

《楞嚴經》整部經文都在論證「為何出家人戒淫並視世俗男女淫欲為破根本大戒」的修行要旨,結果過性生活、生兒育女的居士聽不懂,拿《楞嚴經》來攻擊同志婚姻,標榜自己的異性戀婚姻才道德正確。一部開示給出家眾聽、斷出家眾對世俗男女淫欲顛倒妄想的大乘經典竟然被在家眾拿來歧視攻擊弱勢團體,誤以為其本身的男女淫欲顛倒妄想非常偉大、道德、正確。

聽得懂《楞嚴經》的在家眾通常分兩種,一發心出家,一發心持在家菩薩戒,結局都是從此告別淫欲生活,戒掉男女淫欲,遠離情愛關係。聽不懂《楞嚴經》的在家眾則不一樣。由於聽不懂,誤以為宗教道德系統訶淫的「淫」剔除異性戀夫妻性行為,最後竟然演變成一盲引眾盲、整群人集體炫耀性生活又集體公開歧視別人的慘況。假如夫妻正淫沒問題的話,為何僧尼必須戒除正淫、遠離正淫?假如男女異性戀淫欲沒問題的話,阿難被摩登伽女施咒險墮為何受佛救佛訶?《楞嚴經》整部經都在論證男女互起淫欲心、行淫行不對且障道,怎麼會誤引《楞嚴經》來自炫標榜夫妻異性戀淫欲又攻擊歧視情執表現程度差不多的同性戀待婚者?

因為發現《楞嚴經》被大量居士誤解誤用,我轉而注意居士之間大量開設流通的戒淫文,發現誤解程度之深難以估量。一大堆人邊炫耀夫妻、男女朋友、親子親密照片邊狂傳「戒淫文」警告別人淫欲不對。戒淫怎麼會還有夫妻、男女朋友、子孫可以炫耀?個個過性生活、保持淫欲關係、炫耀性行為戰利品(新生代),最後竟然整群人狂傳分享戒淫文?深入了解之後,我發現同一群已婚居士私底下在做這件事:檯面上交換八股道德文章,檯面下運用已婚身份媒合未婚男女認識、交往、結婚、行淫、生育。換句話說,以已婚身份一邊廣傳散播戒淫文一邊積極媒合男女二眾學習他們過性生活,道理與人生是風馬牛不相干的兩件事。最嚴重的是還有一邊長期薰修《楞嚴經》、分享《楞嚴經》、一邊積極媒合高學歷佛子男女交往的個案;檯面上與檯面下完全是兩個人,檯面上祭出大量戒淫大道理,檯面下媒介鼓勵眾生淫欲。

《楞嚴經》對治的「淫」包含世俗異性戀夫妻的合法夫妻性行為,以訶異性戀淫欲為主軸。該經當機眾是出家眾,針對出家眾訶淫主要是訶男女正淫,不像一般針對在家眾開示的經典強調訶邪淫。下次千萬別再錯用訶異性戀淫欲的正統經教來歧視同性戀者了,尤其是邊炫耀性行為戰果(嬰兒照片)邊拿《楞嚴經》罵別人淫的做法,叫法師哭笑不得。不論異性戀婚姻或同性戀婚姻都是俗諦上為了無法降伏淫欲煩惱、有性需求、必須依靠婚姻性生活度日的人施設的方便;若真開悟見性的話,什麼淫欲都不需要,異性淫與同性淫一樣沒必要。

異性淫與同性淫都是客塵生滅,真如自性哪來這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