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9日 星期六

夢見

前晚夢見師父與王丹,場景是學校教室。夢中的師父笑咪咪地坐在黑板前上課開示,至於王先生的發言部分我全忘光了。夢畢還納悶,王先生敢情是佛緣成熟啦?

居士先前已告知師父法體欠安,除了默默回向,不願高調多談。但是,今天看到四大媒體上的正式新聞稿下方長篇大論的謾罵侮辱,小僧認為大眾對師父有深重的誤會。

誤會之一:政治和尚

四眾弟子為法雲集,不論有黨沒黨、統派、獨派、中立派、保守派、前衛派,形形色色根器不同。師父從來沒有要求弟子們必須站什麼政治立場。中台弟子本來就很多元化。

誤會之二:國民黨的和尚

縱然是法師也有身為中華民國公民的言論自由與基本人權。試問俗眾可以天天公開發聲其本身的統獨立場、政治愛好、政治觀點或為此批評比較而受言論自由保障,難道僧眾就沒有言論自由?俗眾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開講沒關係,宗教領袖每四年講幾次就被罵翻天,這代表我們台灣人的法律教育真的不夠草根化,法治素養沒有深入基層。

誤會之三:爭議言論

台灣由於長期飽受共產化的武力外侵威脅(不只飛彈),民間向來對政治問題很激動。小僧出生在混血家族,從最統派的大陸文革受難家族的天然統觀點到最綠的反國民黨草根觀點都見識過,覺得這類兩極化的尖銳立場不過就是面對共產強權的典型人性反應,對兩種理念都可以理解。

聽來自官方與民間的各類激動政治言論一輩子,客觀而言,師父的講法算溫和;尤其以師父的年紀與出生時代背景以觀,根本就很正常。舉例而言,出家前我認識一個獨派朋友,她的高見就是台獨。我當時年紀小,天真地問她那中共打過來怎麼辦?她哈哈大笑說她會爬到她家頂樓升起五星旗投降保命。民間的政治言論尺度本來就相當地大,會苛求師父不外為的就是一件簡單事實:師父挺的對象跟他們不一樣,立場不同的百姓深心不爽。

誤會之四:宗教法問題

台灣的宗團法草案本來就有問題,師父只是用符合其年紀與年代的口語表達方式去表達問題所在。如果是小僧的話,小僧不會講什麼流什麼河這種百姓聽不懂的話,會花時間調資料,正經八百祭出各國宗教法法案、論文、案例、立法宗旨與立法特色,再直接依法論法跟俗眾講我們台灣的宗團法草案真的跟別國的正常宗教法「很不一樣」。

有些事點到為止就好,沒出家經驗的俗眾無法想像。兩岸政界的少數不良政客有時會為了自己的特定政治利益而故意放錯誤的資訊給出家眾,再以弘法事業運作當籌碼去威脅僧眾在公開場合發表特定言論以滿足其政治需求。受過現代法治民主教育的年輕僧眾不吃那套(既然小咖沒影響力又低調,也就不會被政客物色盯上),但是對戰前出生的世代很有效果。

如果百姓覺得僧眾發言不當,真的值得追究的是這個:請問政客私底下以何為關說籌碼向僧眾要求?政教分離的現代法治原則無法落實的問題根源出在政界不當利用教界的群眾影響力,但是民間獨獨攻擊教界是為何?

小僧以為網路謾罵對師父不公平(心平世界平,眾生心不平)。中華民國建國百年,民間對法治、民主、言論自由的程度還是停留在「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或「跟我立場一樣就是言論自由,跟我立場不一樣就是妖言惑眾」的帝制封建水準,真正該全盤檢討的恐怕是教育系統吧?

包括尚未與現代民主法治潮流全面接軌的宗教教育系統在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