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

性教育大漏洞:始終缺席的母系系統

人類爭戰不休的歷史結構性錯誤從「一夫多妻制」、「一男多女淫」起頭,千古大錯到當下。大陸學者太有良知公開主張以一妻多夫制解救大陸性別人口失衡問題被大陸鄉民罵翻的問題核心不就出在他在以不誠實為民族傳統的華人圈內過份誠實嗎?

出於生理性別特質差異,地球上的人口比例與人壽常態以男性多於女性、男性比女性短命早亡為常態。從戀愛戰場、婚姻市場、到自願性網絡暨營利性交易市場,地球是家家國國一片男多女少的現實場景,拉平男女人口比例的不多。縱使兩性人口差異稍微拉平,女性長壽的果報也一樣造成女多於男的現實因緣。明明女多於男又故意選擇父系社會結構、建構父系文化又惡意傳承、散播、制定、強迫執行「一夫多妻制」(將雜交行為正式合法化為家庭結構的舊式國家)或「一男多女淫」(雖然以單偶制揚棄一夫多妻雜交婚卻同時強化性交易自由或情欲流動性解放的男性單性別強勢性權力之父系性文化的新式國家)的果報就是打造國際戰爭、國家內戰、階級鬥爭、權力鬥爭、社經資源兩極化的剝削結構。

男性人口太多卻要爭奪相對稀少的女性性資源的錯誤性市場/性文化結構設計逼迫大量無法調伏淫欲心、生理需求業障、傳宗接代計劃的男人們發狂似地爭奪社經資源與名利排比,簡而言之,就是一生追逐權力;用權力交換的大量社會標籤、社會條件、社會包裝、社會假相當成說服女人與自己建立性伴侶關係的前提籌碼與交換條件。

男性在父權社會拼搏很少完全零五欲動機,也很少真正不圖己利地單純為國為民為蒼生百姓。爭奪權力地位的真正心理動機目的不離財色名食睡,尤其是「色」,異性戀主流社會共逐的「女色」。女性人口少,美女更少,美麗有腦有家世的高標女性少之又少,讓父系社會的男人像現代奴工般發狂過勞工作以交換名利權位,再靠名利權位爭奪高段女色資源。更現實的是女色不是「求有」就好,多數男眾還「求好」,不斷隨著年紀更大更老、名利權位條件升級累積更高以後再層層上攀,不斷意圖換女朋友、換妻、或者不換妻的同時像集郵般獵豔各路奇花芳草小美妾群。這種「情欲不知足」現象從男青少年、男大學生、男研究生、男同事、男主管、……一路到異性戀老人圈通通一樣,不到死劫大關臨頭不會放下淫欲追逐戰。

這個父權大共業打造的大我執造成台灣兩大奇蹟:一、民間捉猴徵信捉姦事業興隆、收入驚人。二、宗教師處理不完的家庭糾紛以外遇通姦為最大宗,事主以五十歲以上的遲來叛逆高齡人口最多,三四十歲的中年夫妻其次,反而大學生、研究生以下還在嘗試知識份子戀愛混戰的年輕人最少。想想看,為人父母者都身為下半身的奴僕去邪淫通姦,父母主導的家庭教育子女哪裏聽得下去、聽得入心?父母都管不住自己三心二意犯邪淫了,拿什麼長輩德行去指導相對年幼、戒行相對比成人還清淨的子女?

如此這般,人類自從執著父系架構、故意雙雙違逆人口結構與壽命結構選擇父系性秩序以後,國與國、階級與階級、社會各行各業、情欲市場、婚姻市場全面戰爭化,逼迫人口太多的男性追逐不合理、不正確、反生物學原理的「一夫多妻制」、「一男多女淫」的逆生物條件模式,當然把人類社會打造成修羅戰場。很多男眾都心知肚明,要男眾戒淫斷淫、生活完全沒女人照料是難如登天,要女眾一輩子沒男人倒是有大量女眾無所謂。怎麼辦?大家搶女人,爭權奪利拼社會條件搶女人,像傻瓜一樣一輩子鬥得你死我活爭奪條件好的女人來受精懷孕散播自己的專屬DNA,不當出塵羅漢當業障生死凡夫。

這段時日以來,台灣父母們爭論台灣性教育課程教材吵翻天,口水戰、邏輯戰、價值戰、理念戰、性向戰、情欲嗜好戰處處點火。大家再怎麼吵都一樣,只要性教育不教導可以和平安定人類國家社會組織的母系系統又堅固採取主戰主鬥的父系系統,下場都一樣:逼男性當父權結構的犧牲品,一輩子為權為慾鬥爭,從情場到家庭、從階級到國家都永無寧日,為稀少的女性資源爭得你死我活。

以生物學邏輯而言,一妻多夫制才符合生物理性、國家運作需要、全球和平願景。可惜,自然科學學者的學術良知與專業邏輯遇上父系霸權主導的人文科學法政界全無用武之地!

(備註:不少傳統男性表態力反「一妻多夫制」或「一女多男淫」非常虛偽。全球各國千古興盛的女娼事業、妓女市場、以消費女體為主軸的性交易經濟本來就證明全球男性非常支持多男共用一女體的上古母系古制,而且,縱使父系社會已經運作幾千年之久,大量男性還是一樣對於母系社會以女體為性秩序唯一核心、多男共享單一女體的古老性行為態樣戀戀不捨。父系社會有大量男眾渴望、力挺、並執行「一女多男淫」的性交易的現實本來就證明男性很適合「一妻多夫制」。人類的天性若是忠貞忠誠不二,性交易大老早就從地球上絕跡了;正因人類與獸類共通的多淫愚痴性是主流,母系式雜交文化與父系式雜交文化才會稱霸地球迄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