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三轉媚態淑女腔

淑女腔:男尊女卑社會的語言文化

語言使用風格如此有三轉。

第一轉,出家前女性主義薰修,不要讓髒話、性議題變成男性專利與發聲平台的公開性別歧視。成功學會男性話術。

第二轉,出家前女權運動全球反挫,出現反對「學男人」並逆轉支持女性特質(例如淑女式教養發言)的正向肯定女性化語言模式的女運。調回女性話術。

第三轉,出家後被慘遭婚姻修理、離婚出家的老人家痛罵那種淑女、林黛玉、千金小姐、輕聲細語腔太媚態沒修行要粗魯才正確。萬分無奈下只好選擇性抓回一點點男性用語,但是萬萬不敢把以前熟悉的男性話術全套展演出來,怕整群老人家受不了刺激突然發病往生。重頭抓回男性話術,但是刻意扣掉女性知識圈廣為流行的髒話與性議題,只留老人家要的男風粗俗。

解釋一下。

第一轉是學術圈裏的家務事,被打壓太久的女性知識份子想把男性獨占的權力語言學過來翻身。那是風潮,從女大學生到女博士都一樣,不想讓權力語言留給男性當專利。

第二轉是女運的內部分裂家務事,老派的學男人以打進原本男性獨占的文化領域,新派的直指男性文化不好不必學、應該直接肯定女性文化本身。

第三轉叫「修行實務」。台灣的的確確是個男尊女卑舊社會。女眾滿嘴淑女腔通常果報就是被男眾認定成「可以追」、「可以把」、「容易到手」、「對情欲沒概念好騙」、「家教良好易受男性掌握控制」的性別暗號。台灣民間落淑女腔的女眾九成以上成為淫網獵物:幸運一點的有婚姻包裝加持被法律系統保護,不幸的就淪為零婚姻保障的婚姻外玩物。淑女的人格特質是口業不談性(與男性相反以突顯二元性別對立)但是身體非常配合男眾的性需要,只要男性有需求就會配合行淫欲。身口割裂,嘴淑女,身體一點都不淑女。這個就是老人家故意叫年輕尼眾學粗俗的「運將腔」或「工人腔」或大量使用「搞」「幹」等男性動詞的理由:她們走過婚戀,知道這種粗俗言談夠擋習慣沙文文化的台男追人,可以保護色身不夠老的晚輩。

不信大家觀察看看,落淑女腔的女眾有幾個有辦法一輩子清淨不淫到底?很少。通常愈是言行符合台灣社交淑女定義(例如絕口高尚地不在公開場合談性話題或絕不罵髒話)與男女性別展演的淑女型女眾就愈是身體已經是男眾的獵物、所有物的女眾。淑女語言正好是身體不再清淨的證明,淑女話術反而是男尊女卑社會中女眾暗示男眾自己可以當成淫染對象的文化符碼。

這也是老出家眾不希望比丘尼學世俗女眾講一口淑女腔的真正理由。愈是結婚、離婚才出家的老人家愈清楚。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