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西門町女鬼

很多年前當我還是個學生居士的時候,法師們十分信任我。她們出門辦事,老居士全在工作,我一個人代為顧守道場。這樣的日子司空見慣且陸陸續續為期數年之久,一邊學習佛法一邊擔任義工。

有一天一位從髮型、美指甲、美足甲、化妝、到全身裝束都新潮前衛、五顏六色的年輕女眾脫下高跟鞋慌張地闖進門求救。她說她是在西門町鬧區某家理容院上班的美髮小姐(我看一眼她那只會出現在女明星頭上的勁爆髮型,當下十分理解),店裏鬧鬼,怎麼辦?

老闆不管?

老闆一開始有管。

怎麼管?

掛八卦鏡,貼符咒,拜拜超度好兄弟,到宮廟求神。全都沒有用啊!

然後?

然後他就完全不管了,丟給我們。

然後?

然後本來只有我們幾個小姐會看到,尤其在晚班鏡子裏,慢慢不只我們,有的客人也一樣看得到!本來是晚上而已,時間愈來愈長,沒事就從樓梯上下來進店裏。最近太常出現,很多客人嚇跑了,我們只好關店。

她看來怎麼樣?

很生氣。會瞪人。不講話。

我是說外表。

頭髮很長,衣服很長。看不到腳……每次她出來就霧霧的……

是不是跟你們店裏有緣或跟你們老闆曾經很熟的人投胎當鬼?

不知道啊!我們有問老闆,老闆死都不講,店丟給我們顧就出去了!

諸位知不知道「花容失色」這四字成語寫得多好?那位被女鬼驚嚇到六神無主的理容院小姐就是最好的成語詮釋。全身裝扮得像一朵豔麗夏花,色彩鮮豔亮麗,獨獨一張俏麗的臉龐蒼白無血色。血液全往頭部與胃部上下位移去了。

可是,師父不在,老居士不在,我是這裏年紀最小的居士之一……

沒關係,沒關係,你看看有沒有什麼救急的辦法?

要不然請一部《金剛經》回店裏供著?鎮鬼。

供著?

妳肯誦更好。老闆心裏有數,他願意親自誦更好。

(男人啊。要不是他與當下現女鬼身的她在生前有瓜葛、有緣份、有交情、有認識,怎麼可能半點一般人遇鬼的標準反應都沒有,寧願放著關店連生意都不必做了?不肯講就是不方便講啊……)

鬼道本來就是六道輪迴之一。由於世間人類業報障礙與認知落差,一般而言,為免被六根相對鈍、現世沒有這方面體驗的大量人類污名化成瘋子、騙子、宗教狂、神經病,很多第一手處理過鬼神事件的僧俗二眾對外都刻意不提,就當沒這回事。眾人的嚴重歧視反應造成少數有遇鬼經驗的人不肯分享第一手經驗,這也是科學界縱使有心研究也難以下手取得有效個案採樣或研究素材的原因。

台北市大量高階公務員佛弟子老居士也一樣。有什麼修行體證、真參實修、消業轉業、感應道交經驗在志同道合的佛子圈分享交流,對外三緘其口。別說外道謗佛,人生經驗有限者本來就習慣污名化自己人生經驗範圍以外不可理解的事件。歧視有很多壞處,截斷大量人生經驗傳承與限縮人生視野也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