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3日 星期五

路過熟悉的街,一樣車水馬龍,一樣春紅夏綠秋黃冬黑扮裝行色,一個秋裝上身的遊民擋住我。他眼神飄移失焦,一手撫住腹部一手像將溺斃的垂死泳者對空半伸:「我肚子好餓!」我嚇一跳,笑一笑再前行,他竟快步追了上來,邊小跑步邊放大音量:「我肚子好餓!」

鎖定我了?放過滿街行人?被追逐的直覺反應一定是逃離,但法師的本能讓我不忍心甩頭不理。秒內判斷:遊民。不可能吃素。這兩天翻日中一食的業種記憶才召感可憐眾生痛苦受餓的外境,我的識心召來的。不能見死不救!

急忙就近找一位慈眉善目的葷食小吃店老闆娘,指著遊民告訴她:「他說他肚子餓!」老闆娘對我嫣然一笑,「什麼?」「他說他肚子餓!」我重覆,回望遊民。奇怪的是,他突然表情恢復正常,冷靜回我一句:「沒事。」「你不是說你肚子餓?」會肚子餓到追在比丘尼身後跑的人突然止步,打算掉頭離去:「沒事。」

遊民走了,老闆娘神情輕鬆地解釋給我聽:「不是我不給;遇過太多,造成我的困擾。有的一直要,有的一拿到整個拿去丟掉,有的吃一半不要,有的打開來問我這有沒有毒?情況很多啦!」

她說的與一個兼差服務遊民的街頭花販告訴我的苦況一模一樣。他訴苦,辛辛苦苦發便當(當然是葷便當)也有狀況,不是為爭便當打架就是不吃浪費丟掉,幾次下來灰心喪志不再投入,最後上教堂受洗準備移民美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