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5日 星期一

不邪淫戒--聽墮胎少女怎麼說

「邪淫」在華人社會,是個應該廣泛討論,卻千百年逃避的公領域嚴重社會問題。例如,以爭議性很大的墮胎議題來講,華人不太想面對;有個案發生了,也自我安慰:那是少數例外嘛,大多數人都安份守己在老實度日,都很「正常」(是嗎?)

成人既然常常把常見的社會現象以「少數例外」塘塞蒙混、轉移話題,一個小孩子的求知欲自然會另尋出路:「好,你們都不告訴我,我去查書、調論文、泡圖書館、翻白皮書!」所以,大概十二、十三來歲時,一個驚天動地的可怕事實被發現了:台灣女性有很高的墮胎比例,在全球一百多國裏,排名很前面。大學時代時,台灣女性墮胎率常常居全球十名以內。再後來那幾年,進了全球前三名之餘,也拿過全球冠軍。奇怪的是,這麼大的事,都在全世界出名二三十年了,也沒什麼大為報導或宣導,更沒有廣為提醒民眾要小心人身安全。

阿彌陀佛;怎麼這麼會墮?

它的震撼力,不是在什麼醫學界、法學界、社會學界的各家觀點與數據報表而已;而是,以這件事來講,教育體制低調處理到大多數百姓與在職學生都不知道。課堂上,日日讀聖賢書、古德文章、高深玄妙的哲理與道德講訓;為了考試,背也背得、默也默得;這一讀十幾二十年的聖賢文章,怎麼換來的是這等世界級墮胎指數的成果?書上的道理與生活行持脫節;讀書為考試作功名,不為真正薰陶教化出聖賢,或起碼像聖賢的人生!

是不是這樣?

她很蒼白,隔壁班的女生。臉白到泛青,又手捂著肚子,我以為她生理痛。她搖頭,有氣無力,一會兒就回家了。她的好朋友,見我一臉呆頭傻腦,等她一走,告訴我,她剛拿第二個。什麼?第二個?我眼睛瞪老大--我們才了不起十五六來歲,她拿第二個小孩啦?沒錯。你可能還見過她男朋友。什麼?見過?就那個後段班的啊。他爸氣他沒考上明星高中,逼他去補習;他去補那年和她有了第一個小孩,墮掉了。後來,他重考上了第一志願,他高一、她高二,剛放完假開學,墮的是第二個。我靜靜聽著;像聽神話故事。你不知道,她都說她覺得怪怪的,有時課堂考試卷寫不出來,就在心裏求:「你們要保佑媽媽啊……」這不是鬼故事?不是啦,我看她是心理怪怪的。那,她爸媽不管?哎,她爸外遇,和她媽成天吵離婚,有時爸爸打媽媽、打哥哥,她哥就再打她;不過,等懷孕了,男朋友怕被父母發現躲起來,還是她哥幫忙湊錢帶她去打孩子的。等一下,我有個問題。他們不會避孕嗎?哎,她男朋友不肯啦……。總之,基於對方的要求,她沒避孕。什麼理由?(那種理由,兒童不宜,從略)這麼差的男朋友,怎麼不分手?怎麼分手?她家裏那樣,她都自殺過幾次了;再沒這男的,她可能又去尋死。

假如,你天真地以為,考試高壓、道德文章、升學壓力與未來就業經濟壓力能抑制青少年的性問題,恐怕是徹底想錯了;正因為考試高壓與原生家庭的問題重重交織,青少年更變本加厲在性行為中找身心慰藉,不到二十歲,老早墮了兩、三、四、五個孩子。而且小小年紀也有一堆不讓女方避孕的理由--你以為五六十歲放不下女色的老頭才會講的荒唐理由,那個小男生也照講--考試與生存壓力愈大,人沒得在心靈上找出路,就往動物本能退化。青少年如此,成家立業的成人又有其他問題;為了經濟壓力與生育計劃,平均下來,已婚婦女也一生至少拿過一兩個孩子。換句話說,墮胎幾乎是欲愛色愛的副產物;選這條路,難免會有墮胎風險--也就是為人父母者親自決定殺死親生骨肉的風險。半點浪漫美好也無;墮者,殺也。始於淫欲,終於殺生。而且,不管交往過程中總共墮過幾個,事後分手各奔西東的也很多,情情愛愛三兩下通歸無常。

墮胎女子們,等到因為分手或死亡而與亡嬰的父親緣份結束後,追憶當年,往往都自怪太傻。或許,也有的沒機會談傻不傻的問題,只有不斷痛哭--有的前後幾任丈夫與男友下來,墮到有一天被醫生宣告她再也無法受孕時,她才發現她想要有孩子。有的當地下第三者久了,想生不能生;對方作為一個背叛的丈夫,不想被老婆發現,也不要她生;她只有哭得昏天搶地覺得當初白痴愛錯人;有的小學生為懷孕而失學嫁人;有的國中生為墮胎而休學;有的高中生為這個放棄大學與前程;有的大學生墮幾年以後畢業了,才發現新娘是別人。

當課本代代印著大道理,人生現實卻處處是這種悲慘墮胎故事時,你不覺得很奇怪嗎?當媒體拼命捧美女帥男,生活裏的男男女女是這樣互相折磨糾纏,你不覺得很詭異嗎?當愛情作為一種俗世宗教被崇奉,邪淫或墮胎卻處處可得以見聞,你不覺得很那個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