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6日 星期二

不邪淫戒--聽父母老師怎麼說

在幼童身上,若發現太早熟的淫欲心或不雅舉措,不論幼童是把自己、其他幼童、還是長輩當對象,父母老師發現時,通常會很緊張,也會出言制止糾正,而且,顧慮到小孩聽不懂有社會意義的解釋,往往會使用一些在情緒上感染力很強的字句:「羞羞臉。」「警察會來抓你。」「你壞壞,要打打。」「好髒!」「不禮貌!」「不可以!這不對!」等等。

不論被打或被罵,相當多兒童學會將淫欲等同天大的嚴重壞事。

等青春期一到,父母老師更緊張;為恐少男少女失控葬送前程、或一失足與日後註定要後悔的分手對象在一起、或者製造嬰兒給家族、社會製造問題,有的更嚴厲管教:「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有的是不敢管,怕愈管愈叛逆出亂子,表面上假裝不知道,事實上偷偷在餐點裏下避孕藥。

不論怎麼樣,世代關係很多搞得很緊張,淫欲像是天大的罪惡,沒本事養就別冒險生娃娃。小的好奇想試,老的拼命擋、拼命管制。

奇妙的是,青年期以後,因緣就大逆轉。此時,看多情場無常、愛恨情仇太複雜傷神,有的青年寧可單身過平靜日子,守身如玉。這下子,人生前二十年講一大堆淫欲之禍害罪惡的父母師長,一改往例,開始三天兩頭追問有無對象?有無戀愛?有無結婚?更神奇的是,還有父母左盼右盼,一聽說兒子同居女朋友懷孕,歡天喜地成天勸女方嫁給兒子,反而是女方不肯,還威脅若再逼婚的話,她就拋棄這個娶不到老婆的兒子、換個男人。老的成天逼戀、逼婚、逼生,小的是千閃萬躲。

這階段,世代關係呈現另一種緊張,相反的是,小的縱然不想要淫欲或婚姻,老的也希望小的要。很多人活到人生這個階段才明白,老人家當年不是真心覺得淫欲不好;他們自己本身也喜歡、也實踐,只是覺得之前時間太早,怕小孩子出亂子。有時,為了逼戀、逼婚、逼生,有的老人家竟然跟後輩當面讚嘆起夫妻性生活來了。此時,假如你的記性尚可,還記得他們二十年、三十年前痛斥淫欲的言論時,往往會深覺人心真是深不可測。同一件事,二三十年前講得像會下地獄,二三十年後說得像上天堂。前後態度、發言與立場矛盾之大,可信度真是低啊。

中年以後,前半段有婚姻打拼婚姻,沒婚姻誓守不婚;後半段有婚姻掙扎離婚或外遇或再娶,沒婚姻則造化在個人。此時,人老了,再回頭反觀父母老師的人生,同樣以成人立場來思惟成人的人生選擇,往往會明白長輩本身也大多數沒有完美理想的婚戀關係或子女。

想教成人不要邪淫、不要嫖妓、不要外遇、不要當感情騙子,不要亂生小孩,不要性犯罪等等,比教小孩別做出不當性行為、別當小爸爸、小媽媽,還要難上千百倍。畢竟,都是成人了,父母老師要怎麼再說得動他「不要邪淫」呢?當年既然拼命逼戀、逼婚、逼生,小輩已經打心底明白父母老師支持、肯定性行為了;接下來,人生歷練一多,名利地位都有了,等到不再把感情忠誠看在眼裏,色膽包天、我行我素邪淫度日時,又怎麼會把父母老師的教訓當一回事?

從邪淫成人的角度以觀,過淫欲生活的成人與自己半斤八兩、五十步笑百步;想教訓他、指正他、導正他、勸說他,談何容易?更何況,邪淫的定義隨時空、文化、社會背景、法制發展而變化:以前對的,現在可能是錯的;以前被排斥的,現在可能被接受了;以前合法的,現在犯法了;以前要加害處死的,現在是人權自由。時代的演變、流動的觀念、複雜的多元觀點充滿可變性,更遠遠不止是道德、法律、社會習俗、宗教信仰、八卦流言等等這麼簡單。

不邪淫戒這條戒的精神與意義何在,或許,該請天下的父母老師共同來研究討論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