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6日 星期二

結緣時代


"Where are you from?"
"*********."
"Never heard of it..."
"*********."
"..."

世界上最糗的對白之一,就是回答國家的名字換來一聲「沒聽過」。如此稀鬆平常的對話,發生在拉脫維亞居士與馬來西亞居士之間。這方耐心而平靜地講解、介紹:「俄羅斯,在北海邊,下雪。」之後,那方除了一聲「哦」之外,就再也講不下去了。

可見對一個習慣被「沒聽過」的地球公民而言,時時準備好簡潔有力的當地簡介十分重要。

「未成佛道,先結人緣。」結緣時代,畢竟要有優質地球公民教育打下基礎。人與人之間,連國名都沒聽過時,有時困窘,有時驚訝,更多的是不了了之的無言僵持或意在言外。幸好英文還通,跨洲住民之間有互動上的語言平台底線。教育在「全球視野」與「在地價值」之間的比重與平衡,看來是跨國性的問題。尤其經濟大環境不景氣時,若能藉由深化溝通來強化全球資源互換或布施效率,再怎麼艱難也能熬過去。

縱使同住一顆地球這麼久了,跨國跨洲就常常「沒聽過」;難怪我們無法將全球經濟力或跨界文化力極大化……過去的溝通不良全球化現象,下一代有沒有機會補強呢?
張貼留言